May_

嗨,好久不见。

摸鱼

阳平回想起那天牵了他的手,他只是把手搁在自己手心里,没有回握也没有别的什么,有种不为人知的青涩。
阳平是真的意外了。他交往过不少男男女女,牵手接吻拥抱于他而言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可男孩的反应超乎他的预料。
阳平以为,他长着那么一张脸,怎么说也是应该一直有人爱着的。他以为他们应该是有着平等的经验。
时至今日他才知道,原来男孩眼底一片冰寒不是拒人千里,而是一直没真正感受过温暖。
他缺的是爱。

小鹿撞死在树上03

这雨来得太突然。
王杰希盯着玻璃窗上一道道划过的水痕,半边脸拢在车厢清冷的节能灯光里,半边脸被前方车辆的尾灯印了一片氤氲开了的红,许久眼睫一垂,无声的叹了口气。
车还是一动不动。
他今天代表校辩论队去城市另一端的学校打辩论赛,赛前他们准备的充分,四个辩手又都是伶牙俐齿的主,可以说是赢得毫不费力。赛后带他们的前辈吆喝着要庆功,他惦记着没写完的半篇小论文,婉言谢绝了前辈的好意后一个人坐上返程的公交。
可他低估了正直晚高峰道路的拥挤程度,偏生天公不作美,一场暴雨让交通更为拥堵。他在车站等了许久,中午出门时被朗朗日光所欺,只穿了要求的正装,也是错判了初春的寒意,半边身子又淋了雨,刚上车就打了个喷嚏。
生病撞上阴...

小鹿撞死在树上 02

那天下了暴雨,他们本来还勉强顶着雨训练,眼看着受不住了,教官无奈之下还是让他们就地解散

王杰希偏偏这天忘了带伞,室友去了图书馆,他不想去闷着,就一个人在体育场来回地溜达,最终踏上了观众台,在最高处安安稳稳地倚着栏杆靠好,从兜里摸了经过雨水浸润显得有些松散的烟卷叼在唇缝间,一手拢起遮着风,一手点着了火机

当淡青色的烟雾袅袅升起时,他终于听到楼下越来越响的争吵声,更确切地说,是单方面的厉声谴责,另一个人始终沉默不语也的态度似乎激怒了他

王杰希忍不住伸头往下看了一眼。其实他平时不是好八卦的人,但大概是今天这漫长的清闲来得过于猝不及防,也或许是情侣吵架间男方如此矫情过于少见,他难得起了好奇的心思

谁知...

小鹿撞死在树上。

By Melod

角色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第一次写王方,性格人设可能把握的不太好,欢迎提建议。
灵感来源是一篇文的名字,也是常用的一个描写,说到心动都是小鹿乱撞,一个衍生就有了这篇不知所云的小东西。
商院新生王x医学院研究生方

王杰希根本不想回想自己第一次见方士谦时自己的形象

那是个三伏天里闷热的午后,虽没有烈日当头,但气压极低,连空气都似呈粘稠的质感裹挟在周身。他们当时在军训,站他旁边的高个男生没成想是个体弱多病的主,开训后军姿站了没五分钟就白了一张脸倒了下去

王杰希下意识地伸手搀住,就势给人扶去了医务室,他一边走,心里琢磨着这难得偷来的浮生半日闲是否该回寝看完昨天剩的那半本《波斯少年》。

敲开...

她第一次被那姑娘单独约出来是一个日影西沉的黄昏,她挎着沉重的摄影装备,匆匆忙忙的跑过校园内的广场,去赴水鸟的拍摄之约。

姑娘穿了一身长裙,海藻般卷曲的头发染了极深的墨绿色,在傍晚昏黄的灯光下闪着梦幻的光泽,听到声音后目光转过来的一瞬间眼里近乎是流光溢彩的,像是将整场落日的余晖都收进了她的一双眼睛里。

她一时看的出了神,没注意近在咫尺处一只水鸟刚刚落地,是最佳的拍摄时机,直到姑娘轻轻用胳膊肘捅了她的侧腰才终于反应过来。她慌忙端起相机,瞬间沉进了极其专注的状态进行拍摄,也就没注意到旁边的人渐渐变得晦涩不明的目光。

透过相机她看到那只水鸟有着摸黑的躯干和洁白的翅羽,在空中飞翔的时候,翅膀的颜色近乎透明。她...

后来他仔细想想,他们的相遇与分开大概都说得上是刻意彩排过的浪漫。
初遇是在漫天飞雪的冬日清晨的红梅树下,白雪映红花,他至今都记得那红梅的颜色,像美人于眉心以一抹朱砂点的红痣。
后来分开却是在春光融融的麦田里,那暖煦春光将锋利麦芒都融的柔软,那个白衫少年说出了最锥心的话。
他始终觉得那人的浪漫是融入了骨子里的,纵使这浪漫再也不是为他。

宫墙

宫墙 第四章

By Melod_

05

两年后。

今年是《天桥》杂志出版三十周年的日子,随着纪念日将近,各大地区都敲定了主题,请了娱乐圈各领域的大神级人物来进行专访。

亚洲区定的主题是“新兴之火”,作为近两年内上升最快的亚洲歌手,景宫当仁不让的被请到了采访现场,与其余几位演员一起进行了采访活动。谁知这一场访谈持续了整整一天,直到深夜十二点才宣布结束。

其实访谈也没什么特别的,问题主要出在宣传封面的拍摄上。为了迎合主题杂志社选择的服装用的都是红色系,景宫分到了一套欧版的正红色连体衣,上衣是极简的交叉式背心,腰部扣了一只巨大的金色金属环做装饰,从腰部开始向下延伸的阔腿直筒裤直达脚背,衬...

众里寻她千百度,终遇寒牡丹。

宫墙

宫墙

By Melod_

04

那天打听完消息后陈程没给什么多余的反应,所以他们一概认为这只是大小姐突发的一次好奇心作祟。

然而在所有人不知道的时候,第三次见面时陈程主动跟景宫睡了。

没什么刻意勾引,只是强度正正好的两个灵魂上的互相吸引转到了肉体,也没什么多余的感情流露,像是酒吧里随便两个相识的人,不问前因不顾后果的就在一起了。

这种关系断断续续持续了半年,半年里景宫新换的经纪人K姐惊讶于她井喷般爆发的灵感,那种浸淫在每一个音节里的痛苦与甜蜜交织,勾勒出一曲又一曲旖旎到让人窒息的歌。

是爱中的甜蜜,亦是求而不得。

K姐永远都记得她终于忍不住问起的那天,自己那个如今已在乐坛有一席之地的明星掩在蓝灰色薄荷味烟雾后...

宫墙

宫墙 第二章

By Melod_

03

有一个神奇的定律是这样说的:一旦你认识了一个人,他在你身边出现的频率就会陡然高起来。

陈程心里琢磨着这不知道从哪本书上看来的结论,一边觉着这还真他娘的有点道理。

毕竟头天晚上才送回家的人今天转脸又好端端地坐在跟前,自个儿手上还套着从人那顺来的头绳儿。

心里颇有几分微妙。

作为一个坚决贯彻落实“言必行行必果”的人,陈程信守诺言地支使司机把景宫送回了家,她自己其实也喝多了,坐在车上晃悠了一路后着实困的不行,眼瞅着小姑娘感激万分无以为报的模样十分无奈,毕竟这对她而言真的只是举手之劳。

最后陈程实在是困狠了,扯过景宫的腕子从上头撸了根头绳,“给我根皮筋扎...

1 / 6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