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宫墙

宫墙 第一章

By Melod_

新生代摇滚小歌星与玩票大小姐模特,娱乐圈,不喜勿入,谢绝转载。

01

陈程与景宫的初见谈不上有多美好

那时景宫才小有名气,尴尬的被定位在唱摇滚的美少女上,她虽有些不情愿也一时无可奈何。

大概是公司终于意识到这个束着高马尾身材高挑的姑娘除了一张脸也终于有了别的卖点,硬拉着她去的饭局总算是没有那么赤裸裸。她也得以松一口气,不用饭局上时时刻刻紧绷着神经。

谁料到阴沟里翻了泰坦尼克号。

搞摇滚的大多都有一个通性:无酒不欢,景宫又是个北方大妞,她的酒量也一向审甚是可观,一般一个人放翻一桌小青年不在话下。

奈何那天他们开的是龙舌兰,她一个小地方出来的人第一次接触这种喝法,也万万没想到一个不小心就喝高了。

她躲在洗手间的隔间里,嘴里狠狠咬碎了一颗薄荷糖,却也只换来片刻的清醒,她自暴自弃地想干脆在隔间里躲一晚上,看来这桌投资商的面子不撅也不行了。

“哎,里面的姑娘哎您是掉进去了吗…开门开门,憋不住了嘿…”突然有人拍了她的门,景宫躲在里面一哆嗦,神智有些不清的脑子甚至没法分清门外的人是男是女,只知道牢牢抓住门扣,誓死不开门。

“啧…姑娘这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了,你也不应一声,姐姐担心你晕了呢。


景宫延迟了十倍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门外却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她一口气没舒到底,就听到自己脑门顶上一声响亮的口哨,“呦小妞,挺漂亮哈。”

景宫僵硬了一瞬,缓缓抬起头。

趴在门沿上的姑娘一头短发染了目前最时髦的烟灰色,眼睛应该是戴了美瞳,有点幽幽的蓝。重点是她的五官,虽然脸型是柔美小巧的瓜子脸,但眉眼唇型轮廓无不锋利,尤其是眼窝,深邃的有几分像欧洲人。

那张脸太标志了,虽然她此时美瞳发色变装变的妈都认不出来,也大概是仗着这身伪装她才敢如此大喇喇地在会所浪。

但景宫还是认出她了,毕竟这是她曾在心上描摹了整整三年的一张脸。

陈程。

那笑容里满是无所谓的姑娘挑了下眉尖,对着景宫龇出了一口小白牙:“喝大了?姐姐带你回去啊?”

景宫愣愣地点了头,下意识的松开紧扣着门锁的手指,一推门。

“卧槽…!!!”

吊儿郎当趴在门框上的陈程本就是踩着纸篓勉强保持平衡,这一推门——她也就很给面子的直接摔了下去,直接整个人摔在景宫怀里,只来得及伸手在她背后的墙上一撑,好悬没整个人直接砸下来。

“……对不起!!”

02

“这位姑娘我跟你没仇吧?第一次见面下手这么狠?”陈程蹲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捂着小腿,表情甚是生动活泼。

“不好意思我喝多了反应迟钝,真的不是故意的…你摔着哪里了?”景宫心提到了嗓子眼,颤颤巍巍伸出手。

“啧,没事倒是没事这才多点点高,就是这小心脏一时有点忽悠。报个名儿呗?小姑娘挺好看的…你哪个包间的?我送你回去?”

陈程大概也是喝了不老少,这会离得近了景宫才发现她眼睛焦没聚上,凑在自己耳边呼出的气也是热乎乎的,带着清浅的酒气,是让人熨贴的温度。

只是这距离有些太近了。

景宫勉强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心跳,不动声色的拉开了她们之间的距离,“我叫景宫…”

“景宫!景宫你躲哪去了!张总要不高兴了看你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啊!”

洗手间门外的走廊突然有几分喧嚣,看来是她同行的小演员看她离席多时被遣出来找她了。

陈程被这天外飞仙般的一嗓子叫的一激灵,被酒精泡大发的脑子里总算扒拉出来几分清醒:“景宫?是在叫你吗?原来你也是圈内人?”

“…嗯,我唱摇滚的”景宫轻轻应了一声,深吸一口气就准备开门出去,手却突然被旁边靠着墙站着的人拖住。
陈程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伸手,或许是景宫那张不错的脸,或许是她倔强的眼神…

亦或许,是她垂在身侧微微颤抖的手。

总而言之既然她伸手拉住了她,这事儿她就肯定要管上了。

“张总是吧?走,带我去见他。”陈程安抚性质地捏了捏被自己拉在手里的手,站直身子,对着景宫可有可无的耸了耸肩。

日行一善还是见色起意,whatever,总之这个人的忙她是帮定了。

景宫也没想到陈程会出手,按理说她那样的大家族养出来的孩子淡漠是天性,最擅长的莫过于洁身自好,怎么说都不会伸这个手。

娱乐圈总不过是那样一个地方,年轻的男男女女仗着一张美艳皮囊做门票入了圈子,磨牙吮血杀人如麻一路闯过来,尊严基本上是自己丢在地上任人随便踩,但对上群众又各个是一副百般精致的模样,诱的一茬又一茬新鲜男女自愿跳入这个火坑。

这其中有两种人是例外,一是才华横溢拦都拦不住的,这在古早的圈子里还比较多,如今已是越来越少,景宫勉强能够的上这一级别,不然经纪公司也不会不敢真硬逼着她去应酬。

另一种是自己后台够硬,没人能动得了。很明显的,陈程就是后一种。这位大小姐自入圈的第一天起就堪称娱乐圈的一股泥石流,不失本心算是好听的评价,说到底就是我行我素横行霸道,一张嘴什么都敢说,也得亏她混的是时尚圈,虽“盛名在外”到不至于太过分,得罪的几家媒体也只敢暗戳戳的黑她风评不好,不敢真的拿到台面家说事,生怕真惹着这鼎盛世家举家族之力宠上天的小公主。

景宫也说不清自己被她的什么所吸引,她从小家庭破碎,人事音书于她而言只是一次次的失望,所以当有一个人以那样一幅玩世不恭地态度横空出世在她的世界后,那双眼底是冰封万里的严寒的眼就此留在了她的心上,从此日日夜夜,经久不衰。人总是向往自己无法拥有的东西,如经历太多双眼只剩疲惫的景宫,喜欢的是那一双澄澈见底的眼睛。

现在陈程顺着声音走到景宫的包房门前,回头确认了一下后伸手揽住了景宫的肩,安抚性质地弯了弯嘴角,按在门把上的手涂着暗红色的甲油,带着势如破竹的力道往下一按,一把推开了门。

音浪与笑闹声瞬间灌了满耳,陈程皱了皱眉,揽着景宫大踏步地往被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的中年男人走去。

她的动作其实有些不自在,毕竟景宫虽然人瘦,但终究比她高了小半个头,可也许是喝多了的缘故,即使动作如此别扭她也没有撒手。

景宫瞬间觉得今天这场值了。

“哟,这是哪儿来的小美人给大爷看看这张小脸蛋儿…”男人正处在神智不清的边缘,看着眼前突然站了个俏生生的小姑娘,第一反应就是调戏,嘴上说着不干不净的话,手也伸向了陈程的脸。

景宫无意间视线一下垂,竟然发现陈程在笑。那不是她一贯有的表情,既不是走台时的冷酷无情,也不是平日里一脸的漫不经心。她巧笑倩兮的样子确实是好看的,但景宫却生生从这甜美的笑容里看出了森森的恶意。

陈程挂着这般娇俏的笑容凑近了男人耳畔:“摸吧,哪根手指碰到姑奶奶的脸,立刻给你卸了。”

男人瞬间被那话语里淬的寒意惊醒,被吓得软倒在身下的皮沙发上。包厢里的人也察觉了这边不自然的氛围,一个个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音乐还在兀自放着,更衬出人声的一片死寂。有人认出了陈程,不小心喊出了声:“你是陈…”后半句硬是被自己梗地说不出。

“哎,是我。”陈程笑眯眯地点了头,“张总,是吧?我是咱这圈子里的小辈,按理应该向您学习。”

“但对不住了,姑娘我碰巧知道个词儿叫你情我愿。”

“我身后这小姑娘不愿意,是她福气不在您这,也强求不得,您说呢。”最后一句是陈述的语气,男人畏畏缩缩只顾一个劲儿的点头称是。

陈程得到了自己满意的回答,也没再强求,再转过身时已收敛了刻意放出来压人的气场:“你们继续,今天我就不再打扰了。”同时一伸手,勾住景宫的肩。

“走吧,我送你回家。”

评论
热度(6)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