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宫墙

宫墙 第二章

By Melod_

03

有一个神奇的定律是这样说的:一旦你认识了一个人,他在你身边出现的频率就会陡然高起来。

陈程心里琢磨着这不知道从哪本书上看来的结论,一边觉着这还真他娘的有点道理。

毕竟头天晚上才送回家的人今天转脸又好端端地坐在跟前,自个儿手上还套着从人那顺来的头绳儿。

心里颇有几分微妙。

作为一个坚决贯彻落实“言必行行必果”的人,陈程信守诺言地支使司机把景宫送回了家,她自己其实也喝多了,坐在车上晃悠了一路后着实困的不行,眼瞅着小姑娘感激万分无以为报的模样十分无奈,毕竟这对她而言真的只是举手之劳。

最后陈程实在是困狠了,扯过景宫的腕子从上头撸了根头绳,“给我根皮筋扎头发吧,算是谢礼了。”可惜陈程当时头脑不清醒,也就没机会看清那状似青涩胆怯的小姑娘眼底汹涌着怎样的惊涛骇浪。

早上她要去工作室和经纪人碰头,挣扎着把自己从床上拽起来,洗漱过后
开始折腾她一时心血来潮弄的头发。毕竟她工作室挂靠在自家娱乐公司名下,去了迎面撞上她小哥哥总归不太好。

一番倒腾过后时间就显得有些紧张了,她一时也没记着从手上把皮筋撸下来,见面聊了没两句就被经纪人发现了:“最近挺有童趣哈?”

陈程:“……”她真的没想到那头绳上会串了一串小鸡仔儿啊!还以为他们这种玩摇滚的内心都无比狂野呢,万万没想到会这么……

可爱。

现在那个刚被她评价过可爱人就靠在她面前的栏杆上,姑娘今天大概没通告要赶,走的是简约风,套了件宽宽大大的白T,及膝的黑色西装短裤,脚下踩了双基础款的黑色人字拖,看起来就像是刚刚睡醒随便套了件衣服下楼吃饭的学生。

但终归是不同的。此时她指尖转着根铅笔,另一只手捧着个颇有分量的本子,盯着本子的双眼淡漠又疏离,衬在阴云密布的天空下,活像是晨起读报的郁郁寡欢的电影主角。陈程静静看了她一会,猜测她大概是在写曲子,亦或是填词?总归是在忙正经事。她自己是上来抽烟透气的,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人家。创作者的灵感来之不易,就像是指尖转瞬即逝的微风,一旦抓住了就经不得别人扰乱。

可这边景宫却已收了笔夹在本子里,往胳膊下一夹,紧跟着就从兜里摸出来了一根烟,侧过半边脸麻溜的点了。

陈程:“……”

不是说好了你们这些唱歌的为了护着嗓子烟酒沾不得吗?!这位同学你现在是在干嘛啊?!

景宫注意力一分散,立刻注意到天台入口处站着个颇为眼熟的人:“陈程姐?不好意思打扰你了……”说着手忙脚乱的就要去摁灭烟头,被陈程一抬手给制止了。

“别别别,我也是上来透口气的。”陈程说着也摸出了自己的细长爱喜,这烟淡,抽完风一吹一点痕迹都不会留,她这种被全家盯的死死的也只能抽抽这个解个馋。

陈程叼了一根细长的烟在嘴里,偏过头想点火,奈何天台风太大,她临时从桌上顺的一次性火机怎么也打不着。

“景宫是吧?借个火呗?”她干脆收了火机,嘴唇间抿着细细长长的白色烟卷笑的一脸无害。

景宫的心跳突的漏了一瞬。

她掏出自己的火机,那人却好像根本等不急了似的伸手按住她的后颈,直接对着亮着点点红光的烟头凑了上去。距离虽然比头天晚上更近,却也只有短短一瞬,下一秒陈程就松开了手后退了一步,烟也已被点着了。

她仍然在笑:“谢谢款待。”背景是阴云开始消散时,刚刚透出几缕浅淡金色日光的天空。姑娘她站在那里,周身的轮廓被浅浅的勾了个金边,一霎那间就是整个浩渺天地间最耀眼的存在。

景宫这一天的心跳干脆就没正常过了。

后来她们又聊了会无关痛痒的话题,陈程才知道景宫是在她家小哥哥的娱乐公司里的,平时待得训练室就在自己办公室楼下。一根烟抽完后陈程先行告辞,留景宫自己继续琢磨未完的谱子。

临下楼时她莫名又回头看了一眼,景宫又一次翻开了本子,手上那根笔却迟迟没有落下。陈程一时也猜不出她是什么情绪,毕竟她对音乐圈的了解实在不多,唯一一个认识的能跟作曲沾上边的人又是个彻头彻尾的单细胞动物,喜怒哀乐全挂在脸上,成功了还是瓶颈了一扫便知。

但她猜景宫还是遇上困难了,毕竟与纠结相比,喜悦是更难成功掩盖、也没有必要掩盖的情绪了。只是从那平淡的表情中实在无法判断,也只能是留一个悬念。

听着鞋跟叩着楼梯的声音越来越远,景宫终于松了一口气,慢慢蹲了下去,把本子放在一边,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肩。

想写世界上最好的歌给她,可是怎么办,跟她相处的时间里脑海里响起的旋律都是从未有过的美妙。

只可惜,陈大小姐注定要猜错了。

那当然是高兴的了,是整个心脏都装不下的,漫溢到全身的喜悦啊。

这边陈程确定自己身上的味儿都散干净了,才伸手推开某间办公室的门:“凌哥,跟你打听个人。”

评论
热度(3)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