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宫墙

宫墙

By Melod_

04

那天打听完消息后陈程没给什么多余的反应,所以他们一概认为这只是大小姐突发的一次好奇心作祟。

然而在所有人不知道的时候,第三次见面时陈程主动跟景宫睡了。

没什么刻意勾引,只是强度正正好的两个灵魂上的互相吸引转到了肉体,也没什么多余的感情流露,像是酒吧里随便两个相识的人,不问前因不顾后果的就在一起了。

这种关系断断续续持续了半年,半年里景宫新换的经纪人K姐惊讶于她井喷般爆发的灵感,那种浸淫在每一个音节里的痛苦与甜蜜交织,勾勒出一曲又一曲旖旎到让人窒息的歌。

是爱中的甜蜜,亦是求而不得。

K姐永远都记得她终于忍不住问起的那天,自己那个如今已在乐坛有一席之地的明星掩在蓝灰色薄荷味烟雾后不甚清晰的面部轮廓,和她那一向充满张力的嗓音突然喑哑下去的那一瞬。

“从我到你手下的第一天起,你不就清楚么。”


那天娱乐新闻的头条,是陈家的大小姐终于结束游戏人间,与另一个门当户对的公子哥喜结连理的消息,婚礼气派非常,上流社会的奢华大肆铺张,让围观的人忍不住啧啧称羡。

“于她而言,我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这是K姐那天离开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那被她落在屋子里的一声叹息很轻,音色凉凉的,渗着她从未在这个人身上感受过的死意。

可第二天景宫转脸就跟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到处跑通告打歌,生活忙碌而充实,好像那天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的人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那个人的离去对她而言没有一点影响,就像她们之间不过是娱乐圈中最常见的一场交易,一个用心伺候,另一个出钱出力把她捧到如今的位置上。

如斯凉薄,却又如此的理所应当。

但终归有什么是不同的,就像在K姐从来没注意到的那些时刻,她将自己从当年的第一根烟开始就没换过的万宝路,换成了曾因味儿淡被自己万分嫌弃的爱喜。

于陈程而言她们之间或许只是一场贪欢,但于景宫而言,却是多年美梦一朝成了真。

所以而今梦醒,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她也相信自己隐瞒的够好,不会让陈程发现自己那暗藏多年的情愫。

陈家大小姐的婚讯没占多久的头条,毕竟与上流社会的才子佳人相比,娱乐圈更多的价值是为芸芸众生而存在的。

那场世纪婚礼后没多久一个人和她的一首歌占据了各大娱乐网页报刊的头条,人们说那是直击灵魂的声音,说那是能让人身心得到荡涤的旋律,还有人说那开篇震的自己头皮发麻的高音是自己至今听过的最完美的天籁之音……

他们还说她是被乐坛埋没多年的天才,亦有些人从她近期的作品里觅得些许踪迹,说这是她堪破迷雾后的大彻大悟之作。

众说纷纭之际那个人也一改往日的冷淡疏离,她开始在公众面前有了笑颜,也学会了用圆滑的辞藻完美应付各种场合。她的人气似乎在一夜之间一飞冲天,也有些衷心老粉喜极而泣,感叹自己的偶像终于有了与才气相符的名气。

她像是终于走出了多年来固步自封的角落,开始接纳这个她一直心存警惕的世界。

可在另一个人眼里,她却从未快乐过。

婚后的陈程渐渐淡出了圈子,她开始接手家里的生意,曾经的各种华服美裙统一塞在一个巨大的箱子里,藏进了衣帽间的最深处,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套剪裁考究线条利落的职业装,在外人与她自己的丈夫眼里她是金不换的浪子回头,可她自己知道,从她名义上的丈夫的家人请来的私家侦探将她与景宫耳鬓厮磨的照片摆在她面前的那一瞬开始,他们就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是她用尽自己曾经不屑使用的手段也要斩草除根的人。

与面上的浓情蜜意相比,陈程心里从最这场虚与委蛇的婚姻一开始就是随时准备抽身的一片寒意。

毕竟从她心里因那人被威胁而升起腾腾怒火的一瞬间起陈程就知道,自己怕是这一生,都走不出景宫给她围下的重重宫墙。

毕竟那是个悄悄收集了她出道至今所有作品,还在自己面前努力绷出一张淡薄表情来遮掩即将喷涌而出的爱意的,傻姑娘。

TBC

发烧发到神智不清的我来撒玻璃渣了,下一章完结,耶。

评论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