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宫墙

宫墙 第四章

By Melod_

05

两年后。

今年是《天桥》杂志出版三十周年的日子,随着纪念日将近,各大地区都敲定了主题,请了娱乐圈各领域的大神级人物来进行专访。

亚洲区定的主题是“新兴之火”,作为近两年内上升最快的亚洲歌手,景宫当仁不让的被请到了采访现场,与其余几位演员一起进行了采访活动。谁知这一场访谈持续了整整一天,直到深夜十二点才宣布结束。

其实访谈也没什么特别的,问题主要出在宣传封面的拍摄上。为了迎合主题杂志社选择的服装用的都是红色系,景宫分到了一套欧版的正红色连体衣,上衣是极简的交叉式背心,腰部扣了一只巨大的金色金属环做装饰,从腰部开始向下延伸的阔腿直筒裤直达脚背,衬的那双腿长的简直不可思议,再加上她本身个子就高于一般亚洲女性,恨天高一蹬上瞬间便脱颖而出,这一来倒是让拍宣传照的摄影师万分为难。

但他们最终还是没舍得让她去换一身衣服,原因无他,鲜少穿正红色的景宫本就气场极盛,她皮肤白,偏偏发质又好,一张脸上黑白分明,她平时穿衣倾向于黑白色系与金属装饰,如今正红一衬,整个身上色彩对比分明异常,却也美的逼人。所幸当最终成片出来后,效果还是十分拔群的,画面上景宫乌发高束,红衣猎猎屹立在一群俊男美女正中间,她线条锋利的下颌微抬,眼风漫不经心地从眼角扫下来,无比霸道,无比嚣张。

也或许是造化弄人,景宫真正给整个国际留下一个清晰的印象,靠的却是这一张杂志封面。在此之前即便她的歌再多么广为流传,真正知道并热爱她这个人的外国人还是不多的。至此,她的对外形象才算是真正完整。

访谈过后的半个月,景宫刚结束在一片未开发湿地的采风,一从深山老林里钻出来便带着新收集的素材回了公司,与经纪人K姐碰了面。她们工作交接起来比较迅速,如今景宫在公司一姐的地位已无人可以撼动,年前公司为了把她留下还罕见的拨了股份给她区区一届艺人,她也终于在自己未来发展的道路上有了绝对的话语权。

偌大的会议室里她的整个团队分布在宽大的会议桌四周,景宫挑了个靠门的位置坐下,会议桌正前方K姐以一个偏快的速度播放着幻灯片,景宫抱着臂靠在椅背上,目光懒洋洋地扫过那一串串数据。“这次《天桥》封面如此的受欢迎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恭喜你,参与拍摄的封面在各个地区中受欢迎度排第一……”画面一闪而过,景宫却突然自椅背上绷直了脊梁,整个人瞬间进入一种极其紧绷的状态。

“等等,往回调,上一张幻灯片下方的对比图放大!”她声音罕见的紧绷,K姐不明所以的照做,对着景宫骤缩的瞳孔皱了皱眉,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屏幕,下一秒也瞬间瞪大了双眼。

米国版《天桥》主题是“归来”,虽然缩小的图的像素不太高,经不住如此放大,难免有些模糊,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晰认出那封面正中间一袭黑色天鹅绒长裙曳地,漫不经心地看向镜头的人正是自婚后便淡出娱乐圈整两年的——陈程。

后续的会议在景宫的魂不附体中草草结束了,一散会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步走出了会议室,目标明确的闯入了时装部,找人要了一本米国版的《天桥》,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迫不及待地翻阅了起来。

她的英文不错,毕竟从少年时代开始她的音乐启蒙便是来自国外的摇滚,自然杂志翻的飞快。可真的到了她想看的那个人的专访她又瞬间像失去了阅读能力,薄薄的两张纸生生读了两个钟头,一字一顿,像是要把那篇专访都融进自己的骨血里。

专访里的陈程说起了她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婚姻,说起了丈夫与夫家种种恶劣行径,说起了夫家破产后她终于有理由脱身这段孽缘,说起她更热爱的还是光彩夺目的时尚界……看到最后景宫轻轻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双手合十抵住眉心,一边将那口气缓缓吐出,一边终于忍不住弯了脊柱,整个人俯趴在自己的腿上,一动不动。

她将脸埋在自己的胳膊肘里,自嘲的想自己还是放不下,明明只是平铺直叙的文字她却忍不住在脑海里一笔一笔勾勒出那个人说话时的面容表情、一颦一笑。她心里是酸涨的疼,一时间也分不清是心疼那人这两年来的不容易,还是唾弃自己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再次被同一个人搅乱心底一滩幽泉。

竟好似被熊熊烈火焚烧过的野草终于又一次逢了春,生生不息。

那篇访谈的最后被问及为何仍然选择T台时陈程说了很多,可她的最后一句话却十分耐人寻味。

镜头前的女人仍然年轻,神态里却多了些温柔的意味,不似当年她在圈中横行霸道时的娇纵,身段裹在一身黑色的天鹅绒里,显得她有几分成熟。她说,“我曾不小心弄丢了一个人,如今我想着不如让我回到我们最初相遇时的样子,不敢奢求她原谅,只求她能愿意重新与我相识。”

景宫趴在那里半天没有动弹,她随便挑也找了个好位置,背靠着整扇落地窗,她就一个人坐在那里,从艳阳高照坐到日影西垂,再到点点星子缀上如墨夜空。她一时控制不住自己要多想,甚至有过对那人而言如斯重要的人会是自己的痴心妄想。但她最终还是强迫自己重新冷静下来,在心底告诫自己不要再自作多情,毕竟当年最浓情蜜意时那人都能一言不发抽身而去,更遑论自己面目全非的如今了。

06

事实证明景宫这番心里建设做的很有先见之明,这之后的两个月日子与往日别无二致会。临近年底,各大电台的跨年晚会的邀约如云而至,她按着以往的习惯参加了本地的开场秀,又折回身参加自家公司的年会。其实到了她这地位的明星少有仍稀罕自家年会的,但一则凌兴、K姐是她的贵人,二则她一个人回家茕茕孑立,跨年也是寂寞。

晚会上景宫成了众多小艺人巴结的对象,他们都知道这位神是圈里少见的清心寡欲又好说话,她不求什么,但一旦在她面前混了眼熟,以后有了机会也不会忘了你。说来也巧,平日里景宫人前很少沾酒,今日不知为何一改往日作风,虽没人敢灌她酒,自己就喝了个酩酊大醉,等K姐反应过来要拦已是晚了。

醉眼朦胧间景宫恍惚看见门口一闪而过的熟悉倩影,她举起剔透水晶杯的手一顿,接着继续递至唇边,将满满一杯白兰地一饮而尽。“那都是错觉,”景宫苦涩地弯了弯嘴角“如果她心里还有我……又为何这么长时间都不来见我呢?”

她这一生,大概也只能借着这朦胧意识,再一次如此近的见一见她了。

后半场景宫已然是喝多了,有伶俐小姑娘扶着她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她艰难维持着最后的清醒把人礼貌地关在隔间外,自己一转身就吐了个昏天黑地。

拍下抽水按键后景宫脱力地颓然坐下,头一歪靠在门板上,迷迷糊糊的快睡了过去。在公司里她不怕出意外,毕竟是当年陈程特意交代过的地方,哪怕是大Boss凌泽也会照顾她几分。

意识朦胧间景宫听到有人拍了门,她以为是小姑娘等久了有几分焦急,皱了皱眉正准备把人打发走,那人却开了口。嗓音仍是熟悉的,可那故作慵懒的一把京腔里却掺杂了不易察觉的战栗。

像是近乡情怯。

“哎,里面的姑娘哎您是掉进去了吗……”似曾相识的一嗓子后接着是熟悉的沙沙声,景宫满心认为这不过是又一场梦,可她还是缓缓抬起头,满心心甘情愿。

可下一秒,她却看到那个心里整整惦记了十二年的人探出了头,那姑娘她在笑,只是嘴角上翘的同一瞬间鼻尖一皱,终于忍不住的泪如雨下。

她眼睁睁看着那人一把抹尽脸上泪水,那张带着泪痕的明媚脸庞虽没了两年前私下里伪装时的夸张妆容,依稀间却又是两年前的样子。

陈程吸了吸鼻子,深吸一口气,终于借着一整瓶龙舌兰和一颗沉甸甸的真心,勾起了一个和当年一模一样的笑容。

“呦小妞,挺漂亮哈。”

凛冽寒冬里,层峦叠嶂后,终于那个人回来,越过了重重宫墙。

END

2017 08 20 20:11

正文至此,关于陈程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景宫青涩少女时代的暗恋、之后的生活等在番外里交代。

终于有了篇完结文,不容易啊……

评论
热度(4)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