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后来他仔细想想,他们的相遇与分开大概都说得上是刻意彩排过的浪漫。
初遇是在漫天飞雪的冬日清晨的红梅树下,白雪映红花,他至今都记得那红梅的颜色,像美人于眉心以一抹朱砂点的红痣。
后来分开却是在春光融融的麦田里,那暖煦春光将锋利麦芒都融的柔软,那个白衫少年说出了最锥心的话。
他始终觉得那人的浪漫是融入了骨子里的,纵使这浪漫再也不是为他。

评论
热度(4)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