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当他们终已谢幕

当他们终已谢幕

①这就是一号那天手机坏了爆肝码出来的……不知所谓的东西。

②好吧现在手上只有一千多一丢丢的存稿了所以下次更…………大概是在那遥远的寒假【滚好吗

③走的是全员退役【不对一定有没退役的好吗的梗,说是退役梗完全就是在悠悠闲闲的过小日子嘛

④流水账有,煽情也可以有V当然啦不会有BE,中间会不会虐……回忆杀应该不算吧

⑤CP暂定韩张,喻黄,双花,江周,可能还会有林方?

至于第一节的叶神……我让他单着了【求别揍

⑥其实正经看起来就会发现……我让他们退役后都去干了什么这点,跟很多人的设想都完完全全的不一样

⑦那都没问题了,我们就开始吧。

我只是想在睡前给自己说一个……关于那些我爱的人们在经历了长长的拼搏后,能过上岁月静好的日子的故事。

以期待梦到那样的事。


01

【荣耀职业联盟选手群NO。1】

【石不转】韩队,今天下午14:00记得你有选修的英语课,不要迟到。

【大漠孤烟】嗯,知道。

【君莫笑】哟老韩,上学的日子怎么样?学校里的小年轻们会不会喊你一声“叔”?

【百花缭乱】叶不修你够了啊韩队有比你大很多吗?!倒是你天天在你公司晃接受别人的恭送崇拜会不会心虚啊哈哈哈哈!!!

【君莫笑】@ 落花狼藉,管好你家二乐啊,在深山里窝着也要抓紧机会溜上来,话说你是踩在山顶举着手机搜到的信号吗?

【君莫笑】哥都接受你们的崇拜十年了,有什么心虚的?

【夜雨声烦】叶修你够了脸皮敢再厚一点吗有本事来PKPKPKPKPKPKPK!!而且你看得懂文件吗懂得公司怎么运转吗知道英文的合同该怎么拼吗吗吗吗吗?!

【索克萨尔】少天,写论文的时候不要挂Q。

【夜雨声烦】队长我错了我我我你当我没出现过!

【君莫笑】为啥你俩出了国还这么闪……烦烦不劳你挂心啊,哥比你早退役这几年该补得早补齐了。

【君莫笑】还有你上课听得懂老师在说什么吗?可怜见的,退役了直接去国外听天书啊。

【落花狼藉】叶修,你弟让我转告你:“等我回去要是工程部的回执单没处理好死老哥你就死定了!”

【落花狼藉】乐乐现在就拍完了?

【百花缭乱】今天拍日出,早起的。现在回宾馆补觉,下午去拍小吃店,大概后天上午八点回来。不过起早还是不习惯啊,而且H市这边东西也吃不惯,味儿太杂了……洗洗睡了,晚安。

【落花狼藉】早上我去接你,快去睡。想吃什么回来带你去。

【索克萨尔】张佳乐跟我们同步了呢=w=我们这边现在是夜里一点。

【夜雨声烦】不过眼下看着窗外一片灯火通明我也是只想说一句为了赶论文同志们也都是拼了今天711里的咖啡肯定又一次卖完了啊每次这个时候都好想去收银那里打工!!队长我移动电源是不是落你那了还有高数作业它到底是个啥啊下午真的有布置吗?!

【石不转】虽然到现在都挺意外你们去国外会选修数学,不过感觉还是很辛苦的啊。

【无浪】当初听说大家很多人都去进修就觉得挺好的,不过我不太是能专心呆在校园里的人啊。前辈们觉得现在的生活过的怎么样?

【吴霜钩月】副队,后天就是印刷厂给的死线了,咱能先来把那些作者们的稿子收齐了吗?!

【一枪穿云】已交。

【无浪】嗯,小周的稿子我已经校过了,这次的更新也很棒,不过卡在这里实在是太拉仇恨了啊,说不定会有心急的读者叫你后爹呢。

【一枪穿云】悬念,自然。

【无浪】设置悬念?好啦我知道你不会刻意这么钓读者胃口的,而且写得时候是顺其自然让笔下的人物自己活起来的这点我相信读者们也能理解啦。

【吴霜钩月】江!波!涛!主!编!你敢不敢过来接下印刷厂的电话他们已经杀到路口了好吗?!!!!

【索克萨尔】布置作业的时候,少天你已经撑不住睡着了吧。以后帮工会抢BOSS注意点时差啊。充电器是在我这,这就给你送来。

【大漠孤烟】现在的生活很充实。

【石不转】在学校里能弥补我们之前错过的很多东西,其实沉淀下来去接受新的知识也是很好的人生。

【君莫笑】终于搞定了,老孙你记得跟叶秋说工程部的回执单解决了,回来记得签放他桌上的加班费条儿。

【君莫笑】现在的生活?

【君莫笑】大概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吧。

02

现在是周日的中午一点,叶修点了根烟,伸了个懒腰后重又窝回电脑前,刷了账号卡登陆了荣耀。

进入页面,依然是君莫笑。当初退役的时候是想把它留在兴欣的,不过被一众人已没人用的了的理由拒绝了,所以还是把它带在身边。

网游里的兴欣工会已经彻底发展成了一个正规的大公会,现任会长依然是陈果,虽然年纪不轻了可依然有着挺高的热情在网游里活跃着。

叶修帮工会顺手抢了几个BOSS,顶着散人装备潇洒的嘲讽了敌对工会的人,然后切到工会的聊天频道,就看到陈果正在热心的给新入会的小白科普工会的历史。

热情的一如从前。

他想起自己刚退役那段时间里曾问过陈果她还能继续坚持多久,又还能热爱着荣耀多久。

记得那是一个飘着冷雨的冬夜,他收拾好了回B市的行李,正式跟陈果交接好了一切事物后等着乘第二天早上的飞机回家过年,就手忙里忙外的帮陈果布置网吧,突然就这么问了一句。

陈果继续往对联上贴透明胶,头也不回的回答他:“能有多久就呆多久,就算我老到要带老花镜,操作再也不能跟得上也能帮忙管理工会,而且,”贴好胶带,她回头笑笑,“我曾经跟着荣耀之神创造了一个奇迹,虽然没能亲自上战场,但我毕竟是那么好的战队里的一员。”

“我想这就是我此生最大的荣耀,我们战队的第一任队长有着对荣耀无与伦比的热爱,他是我曾经多年的偶像,而我们一支被叫做草根的队伍也赢得了冠军。这会是我今生最辉煌,最幸福,也最美好的时光。”

她的眼睛似乎映着外面街上的灯光,在那一瞬间格外的璀璨、明亮。

“所以,是荣耀带给了我现在的一切,我会一直热爱荣耀,一直热爱我们兴欣战队!”

叶修叼着烟默默吐了个烟圈,咧嘴龇牙笑:“老板娘你搞这么煽情啊。”

第二天,叶秋在首都机场接到了下了飞机后就开始喋喋不休鄙视B市恶劣环境的叶修,当晚回家计划好接下来的生活后,他在准备休息前路过叶修的房间,从没关的门里看到他离家十余载的哥哥趴在电脑前,屏幕上显示的也依然是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有关注的,他哥哥的梦想。

荣耀。

“……所以说,我坚持的这份理想,在很早的时候就会结束。到那时候,我自然会回去,因为那里永远是家。”

“而我的年纪也足够走这样一次回头路。”

他想起之前那次多年来首次一起过年时叶修说的话,现在他是已经走到回头路上了,但他却觉得他的背影是那么的落寞。

他在荣耀最高的巅峰华丽谢幕,潇洒的转身后留下后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超越的传奇。在那欢呼声里他坚定地踏上了新的旅程,背影干脆利落,脚步轻快潇洒。

似乎他一直是这样一个人,在嘉世不需要他时也能平淡离开,拉着一支全新的队伍开始新的征程;他似乎一直都能平淡接受一切的转变,即使是离开职业圈、离开职业联盟、离开荣耀最顶端的舞台,开始新的生活也没有多少的不适应。

——可他心里其实是那么的不舍。

那次之后他也和陈果保持了一定的联系,了解了自家老哥刚从嘉世出来时的寒酸日子,也听她说到了叶修对荣耀的坚持。

现在他看着电脑屏幕上闪烁的光,突然就信了听说的那句话。

“再玩十年也不会腻呢。”

退役之后叶修就重新拾起了他十多年前就应学习的知识,英语、金融管理、社交等等一系列的东西,可不论他再怎么风度翩翩能在任何场合有礼地夸夸其谈,再怎么云淡风轻地处理好手下人棘手的case,他内心深处都仍是当年那个为了追求自己理想而离家出走了十几年的蓬勃少年。

写字楼的核心楼层中的最高执行官办公室里,叶修退出了副本,重又切到了Q里。

此时正是B市最好的时候,秋季的风似乎吹散了经久不散的雾霾,天空难得的蓝了起来。空气里的汽车尾气里也混杂着丝丝缕缕成熟水果诱人的甜香,路边的银杏树叶哗啦啦作响,飘落一地的金色。

嘀嘀嘀,企鹅的提示音响起,是现役的罗辑发来的消息。

【昧光】第十四赛季的第一场季后赛赢了!

又点了根烟的男人笑了笑,咬着烟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可以啊小子们,要继续走下去啊。”

就让我在这里目送你们继续前进,在那个我曾意气风发的世界里,走向更远的前方。

02

【无浪】喻队,你之前找我要的书已经寄过去了,大概就这两天到,记得查收。

【夜雨声烦】我去论文终于赶完了队长高数作业是下周交对吧那我就明天再开始写吧现在脑细胞整体阵亡根本hold不住那堆画风清奇的数学啊!江波涛队长找你借什么书还要特地你邮过来就算国外买不到也可以在网上买点吧好好奇好好奇!

【夜雨声烦】队长队长我们宿舍是不是停电了你看宿舍里上下都黑了还有刚才那一瞬间整栋楼的哀嚎你说有多少人论文没存档啊23333333!!!还好本剑圣手快写完了!不过好饿啊我怀念G市的虾饺奶黄包!

【索克萨尔】谢谢,书已收到,真的麻烦你了。

【索克萨尔】是小周最新的作品,听说写的是大家曾经的故事,网上还没开始卖先找小江要了本,很好奇呢。





【索克萨尔】少天,开门。

03

午夜的学生宿舍里近一半的人都开着灯在赶马上要交的期末论文,所以当黄少天最后过了一遍论文中的别字,在U盘里存好后关了文档准备进荣耀的时候,整个屏幕倏地就黑了——整个一片宿舍区各种语言的哀鸿遍野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电脑用不了,笔电又忘了充电,黄少天无所事事的抓起手机在群里刷了刷屏,就看到了自家队长的那句话,立刻蹦了起来跑去拉开门。

大概只是住宅区的电路出了问题,不远处的教学楼外壁的LED光还是能好好的用着,当然了在这无聊的停电之夜总有几个玩脱了的计算机系的程序猿们暗戳戳的开始捣鼓LED灯,黄少天眼睁睁的看着原本滚动着的标语变成了一个个聚在一起的方块,慢悠悠的落下来,然后消掉了一排,又一排……

靠,俄罗斯方块啊。

心里念着“计算机系的人真是越来越有创意再这样下去LED墙就能变成他们的个人聊天窗口了想想还是蛮带感的给自己的机智点个赞”,一边抬头冲着他的队长龇牙乐。

喻文州就站在漆黑的走廊里,脸上依然带着一贯温和的笑容,身上给外面投进来的光线镀了一层浅浅的暗红色的边。他一手拎着盏应急灯,一手拎了一袋子的各种零食。

哦对了,还有一个保温桶。

进屋后,喻文州把那盏应急灯放在书桌上打开,投出一小片暖黄色的灯光。黄少天钻到宿舍自带的迷你厨房里捣鼓出了两杯热牛奶塞了一杯到喻文州手里,然后拎着自己的杯子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就开始扒拉塑料袋里的零食。

“论文都搞定了?”喻文州捧着杯子靠在书桌边,感到了些微的暖意。

“是啊,上午上完课回来就一直在捣鼓这个,不过还好前期资料数据都准备好了,任务还算轻松。”黄少天拆开一只巧克力棒叼在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队长你下次记得早点提醒我啊,我也不想每次都掐着deadline交上去,教授已经快掐死我了好嘛。”

喻文州腾出一只手来揉揉黄少天多年来一直硬扎扎的头发“知道了,这次你也辛苦啦。后天放假去我那儿给你做好吃的。”

黄少天又拆开一袋薯片,把袋子往喻文州面前递了递,喻文州捻了块薯片放在嘴里咔嚓咔嚓的嚼,又顺手给他抹掉了嘴角的薯片渣。黄少天干脆把整个袋子都塞到他手里,自己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这是岁月不饶人啊,现在每次熬夜之后都会饿的不行不行的,老了老了。不过我还真有点怀念蓝雨的食堂了,在这边天天汉堡意面牛排我吃的都快吐了啊。队长今年回去的时候我们去蓝雨吃一次食堂吧!”

“好啊,还有俱乐部旁边的茶餐厅里的菠萝包对吧。”喻文州放下喝空了的牛奶杯,扬了扬下巴示意黄少天打开那个保温桶。

临近入冬的深夜还是挺冷的,看着喻文州又一次无意识的裹了裹外套,黄少天拎着手机当手电回了趟卧室,出来时手里多了条薄毯,就手给喻文州裹上。然后坐回桌前准备打开保温桶,心里暗暗期待着队长又做了什么好吃的来犒劳他。

应急灯终究撑不了多久,光线一点点暗了下去,昏黄的灯光里喻文州微微向前倾了倾身子,下巴就搁在了黄少天的头顶上。此时屋内早已悄悄弥漫开了一种名为温馨的气息,像是角落里悄悄绽开了一朵花,有风悠悠的吹过,就弥漫开了满室温暖的甜香。

感觉下巴下的那颗毛茸茸的脑袋突然僵了一瞬,喻文州无声的扬起嘴角,胳膊抬起揽住他的骑士的后颈,低沉的嗓音带笑,有点闷闷地从喉咙里溢出:

“少天,不要丢掉秋葵。”

就好像是他们还在蓝雨,每次午餐里有秋葵时黄少天都会在喻文州无声的威胁下默默吃掉自己的份,然后他亲爱的队长就会递来一杯甜中带点微酸的饮料。

那时他们是横行于职业圈的剑与诅咒,是蓝雨的正副队长。虽然一个在团队战的一开始往往就失去了踪影,另一个因为致命的手速硬伤而常常成为对手集火的对象,但每当有炮火对准索克萨尔冰雨就会立刻划出满天冰冷的剑影,夜雨神烦就像是最忠诚的骑士往往会在第一时间赶到;而当剑客的剑又一次出其不意的挥舞出滔天杀意,总会有术士的古老的吟唱在背后支援。

他们是蓝雨的剑与基石,带着一队或多或少都有点缺陷的队员拿下了第六赛季与第十二赛季的冠军;他们一起度过了很多属于蓝雨的夏天,无数次在冷气充足的会议室里复盘到深夜,然后喻文州会给他们准备写夜宵,一直执著于长高的黄少天也会给每个人温好牛奶。

而现在他们已经永远的离开,亦或许只是换了个世界继续荣耀。但那么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早已深入骨髓,就像黄少天依然会在企鹅上盯着卢翰文练习,但频率已经再无法做到日日不断。

毕竟他们也开始了自己的生活,学业的繁重有时甚至会让他们错过蓝雨的比赛。但不论他们身处何时,总会记得关注那个他们曾经拼搏过的地方。但他们终究已停下自己的脚步,站在原地,目送着自己曾经并肩的人开始新的征程。

很多年后荣耀职业联盟里仍然流传着这样一个传奇,一个手速有点慢但战术玩的很好的术士,和一个联盟最强大的机会主义者却非常话唠的剑客,带着一支各有缺陷却依然互相包容的队伍,最终赢得了最高的荣耀。

后来的生活平淡却有着细水长流的温情,但他们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年他们并肩在荣耀里的时光。而在曾经亦或是未来那么长的时光的洪流里他们将一起走下去,轻快的脚步走过后,经过的路途早已是春暖花开。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TBC

好啦目前就这么多,明天第一次段考到现在书还一点没看我也是……总之这货滚去看书了!

厚脸皮蹭几个TAG=V=

期待下次再会。

评论(9)
热度(62)
  1. 鱼粥粥May_ 转载了此文字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