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七友

七友

By Melod

02

叶柏杉将抱在右手的一摞作业换到左手,伸出手叩叩门进了办公室。

许清的办公桌边照旧围满了学生,问问题的搭讪的,把她簇拥在人群中间。她估计了一下还有一会儿这群人才能完事儿,便干脆将作业本放在旁边的办公桌上,双手揣在兜里,后腰靠着桌沿,歪头打量着被围在学生堆里的人。

现在的学生都是标准的视觉系动物,长得好看的老师总能受到学生的青睐,更不用提许清本人上学早毕业早,年轻的有些过了头,所以平时跟学生们几乎没有代沟,能很容易的get到学生们的萌点,上课时不时说几个小段子也能吸引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再加上她虽然正式教学没几年,但凭着之前大学期间做家教的经验以及自己的勤恳,课也教的好。

就像现在,她穿着件松松垮垮的翻领毛衣,一条加厚的大牛仔裙,脚下蹬着一双马丁靴,虽然穿衣风格让人一言难尽,但即使这样仍然意气风发,举着习题册给学生讲题时神色飞扬着,整个人就像在发光。

就是在发光啊,叶柏杉心想。

她将自己的思绪漫无边际的飘散,想到了她第一次见到许清的场景。虽然许清一定不知道,她们的第一次见面不是在分班后老师与课代表的第一次交接,而是在更久之前。

初三那年,叶柏杉作为学校辩论队的一员被派出去主持一场极其正式的比赛。她利用比赛开始前的午休时间跑到赛场所在的大学里的图书馆整理相关资料,出来时看到一伙人围在一起讨论问题,被围在中间的人的脸仍是稚嫩的,但似乎是他们的核心人物,分析起来头头是道。当时她就已是个早熟的人,因此格外欣赏这些有能力又自信的人,不禁多看了几眼,然后匆匆离去。当时她只觉得这是个挺漂亮的姑娘,殊不知两年后还会有再一次相见。

只是这一次,姑娘的眼神里少了意气风发的光彩,蒙上了一层疲惫的暗影,即使眼睛仍然弯出了好看的弧度,也不复当年的神采飞扬。

当时她坐在讲台下闹哄哄的人群里,看着走进来的人心里欢喜的像开满了花;可看着看着,看着姑娘疲惫的眼神心里又涌上了更大的悲伤。

当年那个神采飞扬的女孩,你迷失在了哪一个街道的拐角?

我又该如何循着那我未曾有幸参与的漫长岁月,去逆流回溯你曾经轻狂的年少。

而这样一个人,又怎能让人不心疼?从最初的欣赏到再见时的惋惜,当发现自己在为她心疼时便知道,她已经住进了自己心里。

动不得,一动即是疼。

许清终于打发走了身边围着的叽叽喳喳的小崽子们,真不知道文科物理哪来那么多问题可以问的这群小孩真是…“哎呀,柏杉你来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来来来作业给我。”

“没关系,也没有等很久。”叶柏杉帮她把作业搬到办公桌旁的椅子上,弯腰时马尾扫过它的侧脸,拂过一股暖融融的馨香。

下次问问她用的什么牌子的洗发水好了,闻着真舒服…许清小小的抽动了下鼻翼,默默的想。

叶柏杉码好作业,直起腰,“那老师我先回去了?”“哎等等!”许清拎过旁边的纸袋递给她,叶柏杉往里瞅了一眼,没说话,只是弯起眼睛看她。

许清被她略带调侃的眼神看的有点无言,伸手用食指蹭了蹭鼻子,“昨天…谢谢你的围巾。”

她有些尴尬,毕竟被自己的学生看到情绪失控有点难堪,更别提她一直知道自己优秀的课代表是个多么聪明,聪明到甚至有些敏锐的人。

她不会看出来了吧?许清有些忐忑不安,只是小心猜测着。

那个晦涩的秘密被她用整个漫长的青涩时期埋葬,早已成了经年未愈的伤口,旁人窥视一眼便会触目惊心。

女孩低着头,她逆光站在傍晚的夕阳里,暖融融的阳光给她的侧脸勾上了一层毛茸茸的金边,缓和了她身上一直以来的凌厉气势,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甚至是温润的。

“不用谢啦,倒是老师以后记得多穿点,春天虽然暖和但温度也不是特别高呢。”叶柏川仿佛没有察觉似的,只是笑笑,收下了纸袋。

学校清场的铃声响了,许清锁好办公室的门,低头把钥匙丢到包里,然后举步走向等在楼梯口的人。“柏杉你不急着回家吃饭吗?”

叶柏杉摇头,然后停下脚步转身对着她牵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不饿,而且”她比许清矮了一个台阶,许清难得从现在这个角度看她,只觉得她微微抬起头来看人的目光甚是温柔。

“没有那个能让我下饭的人,吃饭也不香呢。”

其实秀色可餐也可以是个动词,对着喜欢的人,在平凡的食物都能化为奇珍。

 

 

 

 

“…柏杉,我看过汉尼拔你不要吓我,老师胆子小。”

“哎呀不好意思,开个玩笑。^_^”

TBC

 


评论
热度(7)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