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七友

七友

By Melod

03

许清擦干洗过的碗上的水珠,甩着手上的水,顺手拎了个杯子溜达到了沙发上,伸手划开手机屏幕。

之前叶柏杉说自己有几个英语表达上的问题,问了英语老师奈何老人家年纪过大,对如今外国人的流行用语知道的也不太清楚,正好许清有好几个外国小伙伴,这方面了解的算是比较多的,于是就答应帮她看看。

她念出了声,确实是很地道的用法,其中独特的语言文化背景是中国人基本上接触不到的。她偷懒发了段语音过去,想了想还是补充说明了下文化背景。

不过…许清放下手机打开电视,调到了电影频道开始看一部人物传。这么地道的用法,国内的考试是肯定不会考的,叶柏杉能接触到这个问题,是在准备出国?

她捧着杯子出了神。是了,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在国内如今的社会环境中太吃亏,去国外挺好的,听说她父母都在国外,以后一家人也就在国外定居了吧。想到这她有点遗憾,其实她蛮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小姑娘的,比起自己当年的年少轻狂,她更理智也更坚定,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年纪不大却早熟的吓人,有时候跟她交谈会有种在跟同龄人沟通的错觉。她还期待着等叶柏杉毕业后能跟她做个朋友,现在看来,叶柏杉终归是要飞向更高的天空的;而自己,则早在当年签署放弃交流生的文书时,就亲手折断了自己的翅膀。

而那个让她心甘情愿呆在这个浮华的大都市里的人,也终于走到了自己人生的岔路口,并且决定沿着另一条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的路幸福到老。

也没什么好意外的,毕竟自始至终,她都没说过只言片语的喜欢。

所以如今许清只能尴尬地站在这里,虽然早已移居美国的父母尊重她的决定让她留在国内发展,但她也没告诉她们自己留下来只是为了那个人。这对一直以来包容她,爱她的父母来说太不公平了。

他们会多难过啊。

现在人家已经不需要她了,那个一直潜伏在周遭的、饱含恶意的结局终于亮出了它锋利的爪牙,她一直清楚的知道这一天终将到来,她留在此地的理由,终究成了一个笑话。

只是一切来的太突然,又或许是她自己的懦弱性格让她一直拒绝去想象这个结局,伪装成只要遮住眼,姑娘她就永远不会离开。

可是,又怎么可能呢。

微信的提示音拉回了她又一次低落下去的情绪,许清回过神抓过手机。是叶柏杉的回复,她又找到了几个小问题,许清也一并帮她解答了。最后叶柏杉礼貌地道谢,许清一个没忍住,本性里的恶趣味一时没被为人师表的责任感压住,冒了个头。“老师都跨学科帮你了哎,叶同学,你要不要好好报答一下老师啊?”

回复来的飞快,“以身相许怎么样?”

许清想象了一下自己的好学生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一定是略微挑高了两道笔直的浓眉,一边的嘴角勾起,带点微微的笑意,像个小钩子般一直挠到人心里去。

“只要你敢给,我就敢收哦。”

“那老师说话要算数。”

叶柏杉给自己加了件厚外套,最后检查了一遍兜里的钱包钥匙,然后提起桌上的纸袋,一手拎过手机出了门。

她戳开另一个人的头像,“我开始走向通往幸福的康庄大道了,快来祝福我。”

温竹生正趴在床上跟自己小女友聊天儿,冷不丁刷出来这么一条,她刷的一下从床上蹦起,手指飞舞着噼里啪啦的回复了过去。“三思啊少年!千万别上来就抛直球把人吓跑了。”

“不用你说,朕自有分寸,跪安吧。”

温竹生无奈的放下手机,做了个祈祷的手势。确实叶柏杉是个冷静有自持力的人,但同样的,她平时多冷静在面对许老师的相关事务时就有多患得患失的咋呼。好像周遭的一切于她不过是过客,心里那么点大的地方,除了挪一块给朋友家人,剩下的地方,满满当当的塞满了一个叫做许清的人的一喜一怒,一颦一笑。

温竹生指天发誓,叶柏杉确实不会上来就抛直球,但按她果断利索的办事风格,那抛出来的差不多可以直接算是核弹了。

阿门,祈祷小许老师不会受到过度惊吓。

与此同时,好不容易开始认真看电影的许清的手机又响了,她接起电话,却在同时听到了两道一模一样的声线,一个响在她耳旁,另一个则来自房门处。

“老师,开门。”

叶柏杉对着拉开门一脸惊讶的人微笑着耸肩,将手上提着的纸袋放到许清怀里,然后笑眯眯的开口,

“老师,我来以身相许了,请签收。”


评论
热度(17)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