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七友

七友

By Melod

04

虽然已经把人让进了门,许清还是一脸惊恐:“你怎么知道我住这的?”

叶柏杉开始从自己带来的纸袋里往外掏东西,一边头也没抬的回话:“因为我就住在老师隔壁那栋啊,就在你楼上。”她把带来的东西码好,伸手把从马尾里掉出来的碎头发掖到耳后“能看到老师摆在阳台外晒的鞋子,猜一猜就知道了。”

才怪。叶柏杉心想。当初她好不容易打听到了许清的住处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力压群雄,租下了那间房。更别提那高的有些过了头的房租了。

不过嘛,她想到这笔多余的支出的来历就有点啼笑皆非。当时她想从自己账上提点钱出来的,却在无意中的一句自嘲“吃土少女”间把自己财政有些紧张的现状暴露给了唯恐天下不乱的某人。

视频里与她极其相似的那张脸在听她说了要换房子的理由后笑到变形,好不容易止住笑,叶柏松支着下巴一脸幸灾乐祸:“没想到啊叶小二,你也有今天啧啧啧。”

“呵,”叶柏杉冷笑,伸出食指叩了叩桌面“不是你当初翻墙出去看小姑娘的时候了?信不信我告诉咱们大美人儿?”

叶柏松干笑着打了个哈哈,叶家妈妈其人,极其开明民主,一般对自己两个孩子拿定了主意的事从来不插手过问。只除了一点,叶妈妈最讨厌滥情的花花公子,所以叶大公子的一身风流脾性一旦敢在自家太后面前流露出半分,他就吃不了兜着走。

“行吧,不跟你聊了哥约了教授看论文,你也好好准备准备过来的事儿,别一门心思想着追花姑娘去了。”叶柏杉懒得睬他,比了个再见的手势,关了视频。

可隔日手机上就收到了一份转账说明,有人一把给她转了不小的一笔钱,她大致算了算,补上房租的差价后还有点富余够吃顿好的。

用波楞盖想也知道是谁。叶柏杉龇牙一乐,她的亲哥就是这么一个人,嘴上对你百般嫌弃嘲讽,扭头就能悄没声儿的给你把事儿解决了。

这个人啊,哎。

许清终于接受了自己学生成了自己邻居的事,才突然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你来是有什么事儿么?”

此时叶柏杉已经手脚利索的整好了自己带来的东西,许清低头一瞧,嚯,好大一兜子零食饮料。“今天是周五嘛,来找老师过周末啊。”叶柏杉一脸的理所当然,许清默默反省自己为人师表跟学生混的如此之熟是不是不太好。

但她毕竟是随性惯了的人,以前是有随性的资本现在是懒得想那么多,生活上向来不拘小节,一切随着感觉走。她对叶柏杉的到来挺开心的,所以也就不管那么多了。她也不再多问,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叶柏杉聊着天,一边看着电视上在放的片子。*

片子里的主角是个天纵奇才的设计师,从知名公司跳槽后在爱人的陪伴下开创了自己的品牌,但就像每一个艺术家的灵感都需要燃烧,他迅速沉醉于纸醉金迷的生活,在颓靡的奢华中爆发着灵感,如一颗璀璨至极的流星气势汹汹的掠过星空,划出一道耀眼夺目的星光。

然后巨星陨落,病来如山倒,只留下那个陪伴了他一生的爱人茕茕孑立于寂寞的世界。

“红颜易老,英雄末路,”叶柏杉突然开口“那些曾经象征着一整个时代人离去的太匆匆,天纵英才的人燃烧着自己的灵感与生命,成为混沌荒野中指明方向的灯塔。”

“那么,”叶柏杉转过头,盯住了许清。

那双眼睛看着她,只是一眼她就忍不住想躲避。太亮了,就像是将天上所有星星的光全碎在了她眼睛里,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目光可以这样炽热,违反了一切物理学的理论,辐射着如有实质的光与热。

她听到她开口:“如果是你的话,你会选择沉默,还是燃烧?”

这气氛营造的太过适宜,许清一下子就听出来了那些她没问出来的话。她心里一震,抬起眼。

 

 

话出口的一瞬间叶柏杉就后悔了。太突兀了,叶柏杉是知道许清身上的事的,而且自之前那次咖啡馆的无意间会面后隐隐也猜到了原因。这样问她无疑是亲手揭开了她经年未曾愈合的伤疤,将那血淋淋的血与肉摆在她面前,让她又一次忍受当年亲手折翼的痛苦。

可是叶柏杉她不甘心,许清本来应该是要在世人眼中闪闪发光的人,又怎么能这样将自己的才华束之高阁?她想让她的好为世人所知,她想有更多的人为她奉上钦佩的目光。

一咬牙,叶柏杉干脆豁去自己最后的一点顾虑,强忍着心痛迎上她的目光。

许清垂下眼不去看她,在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开口,“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听来我的事的,但我只能告诉你,我放弃当年保送的机会,虽然一方面是因为被暗箱操作,被更有权有势的人逼着退让,也有对当年学术界愈演愈烈的不良风气的失望。”她声音很轻,像是怕惊扰了什么,尾音近乎是沙哑的。

“当然,也还有我自己的一点私心。”

说这话时许清像是支撑不住了似的,后背靠进了沙发里,整个人呈现出一种自我保护的姿势。

太疼了。当年正是最年少轻狂的时候,遭受如此当头棒喝。她还记得当时那位自己一直敬重的系主任的表情,他一边以拉家常的姿态抱怨着自己任性妄为的儿子,一边看似无奈的推过来一份自愿放弃交流的单子。他看似无意的透露出了自己教授的学术研究还卡在他手上,老教授痴迷于学术研究,也不曾经营过在学术界的人际关系。虽然系主任不可能一口气整垮他,但施几个手段让他无法完成业绩,最后弄坏他名声还是可以做到的。

一边是光明的前程,一边是一直严厉但对她总是格外包容,用尽心血的老师。她在两厢挣扎间突然自心底涌起浓浓的疲惫,抓了笔匆匆填好单子然后扬长而去。

这之后或许是生平第一次正面迎接社会的险恶,虽然她一直以来都有点小聪明似的油滑,但终究只是个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少年。压抑了小二十年的反骨一瞬间爆发,她勉强糊弄完了已经接近尾声的论文,研究生毕了业就匆匆拎起行李,不告而别。只给听闻了事情经过匆匆赶来的老教授和师兄师弟们留下一间已人去楼空的寝室。

一定让老爷子和师兄师弟们失望伤心了吧。但没办法,心灰意冷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事后却需要太多太多的爱与温暖,才能重燃热情。从头再来是一件太需要勇气的事了。

只可惜,虽然在经年的心灰意冷的陪伴中她已认清了自己当年的稚嫩与脆弱,也终于放弃了自己一直以来苦苦求而不得的感情,放弃了从那人身上汲取安慰的奢望,但既然已经走上了退路,逆流重返只会更加艰难。

想回去,也太难了。

叶柏杉几经犹豫,还是往前挪了挪,试探性的伸出手,虚虚拢在许清身侧,看她没有抗拒的意思才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进怀里。

她从小是叶柏松带出来的,自然而然的就学会了体贴人的那一套;但她天性认真,也没成为一个到处滥情的人。所以当本应外溢的感情全倾注在一个人身上时,可想而知是多么深厚的温柔。

许清像是突然回了神似的伸手推了她一把,她也就势放手,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垂目看着她。许清没看她的表情,站起来帮她拿起外套,“不早了,你快回家吧,早点休息。”叶柏杉点点头,难得乖巧地跟她道别。

许清锁好门,抬手狠狠拍了下自己的额头。这都办的什么事儿,有什么情绪不自己处理好还对着人家小姑娘摆性子。这逐客令下的太过生硬,肯定要伤人家心了。

也是自己活该,这么多年了心性没一点长进,提到当年那些破事儿还会乱了阵脚。活该伤了人心,将好不容易能推心置腹的人一把推开。

都说交浅言深,现在看来果然是有道理的。

可是她回想起那个拥抱,那么温暖,虽然女孩子的肩膀宽不到哪去,确是她离家一人生活这也么多年第一次感到踏踏实实的安全感。

是她独自挣扎着守护一个人守护了这么多年后,收获的第一份温柔。

可惜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吧。

心灰意冷的人,隙中驹,何以慰平生?**

 

 

 

*《伊夫圣罗兰传》,讲述品牌YSL创始人一生中最纸醉金迷的日子。

**来自priest《天涯客》


评论
热度(10)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