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七友

七友

 

By Melod

 

06

 

他这句话一出口就像是打来了水库的闸口,许清一开始还努力想把眼泪憋回去,无奈一点作用没起反而差点吧自己憋过气去,她干脆把自己的脸埋到他怀里,哭了个昏天黑地。

 

好不容易等她平静下来,顾洋看着她利索的拿着纸巾一抹脸,丢开纸团的一瞬间她的侧脸绷出一个有些深刻的弧度,就像是几年前他们在一块研讨时,她据理力争的模样。顾洋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他们的小师妹还是一样的,即使一时有些陌生,总有些地方还是没变的。

 

许清拉着他去了自己常去的茶餐厅,进门就熟门熟路的摸到一个小角落里坐好,一看就是老手般娴熟。她笑嘻嘻的跟招待的小妹点好单,扭头冲着顾洋,摆了个端正的坐姿。顾洋嗖的绷紧了神经,知道她终于反应过来哪里不对了。

 

果然,许清一开口就正中要害,“洋哥,一直没顾的上问你,你从哪知道我现在在这的?”

 

顾洋不动声色的端起茶杯灌了口水,“这个问题等会再讨论,小清,我这次来不是来叙旧的,哥这身上可担着很重要的任务。”他从包里翻出了个文件夹,封面朝上递了过去。许清狐疑的接过,嘴里还在调侃,“怎么,什么重大任务啊,我可没听说最近这边有什么杰出人才让老头子都把你派出来抢人了…”她突地一顿,瞳孔骤缩,一脸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顾洋。“这是…”只见他们一直以来就成熟稳重的大师兄笑的像是只偷腥成功的猫,端着茶杯老神在在的看着她的表情变化。“确实,我这次来当然不是来挖什么新角儿,只是有个人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了四五年,让哥几个和老爷子格外担心惦记,好不容易有了点消息当然不能放过。”

 

“现在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是要继续在这窝着顾影自怜固步自封呢,还是跟我回去负荆请罪,早点回去做你该做的事?”

 

男人疏朗的眉目被蒸腾而上的水汽遮盖,许清看不清他的表情,也就没法猜测他话语里的意思,但这份文书是真真实实摆在她手里的,上面列的一项项条件是如此之好,以至于让她觉得那老头绝对是指使着手下的壮士们绑架了学校相关人士,才让人家签订了一份如此不平等的条约。幸福来的太突然,就像是只要她选择签下这份合约,她就能回到自己朝思夜想,在无数个午夜梦回里渴望而不可及的,以为终其一身也无法回去了的世界。

 

“可这不可能吧,这么好地条件,凭什么给我一个早就退了学的跑腿研究生?”许清还是有点怕,毕竟曾经发生过那样的事,她心里总觉得自己太过顺遂就没有好结果。

 

“也没说就是给你了这个名额,该有的竞争面试还是有的,不过给你个机会,能不能抓住就看你自己了。”顾洋挑眉,“怎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放心吧,当年是我们没有能力,现在再有人想弄什么黑箱操作,也是要掂量掂量的。”

 

“没办法啊,好不容易才有了希望总不能再眼睁睁看着它熄灭吧。”她耸耸肩,声音听着已经放松了下来,“我这可是压上全副身家重头再来,可要小心仔细着呢。”她靠在椅背上笑,表情明媚一如春日暖阳,扫去了她经年来萦绕在眉宇间的阴郁气息,依稀回到了她曾经的样子。

 

顾洋发现从他们重逢开始,许清身上那些让他感觉陌生的东西就在一点一点剥离,就好像是一个沉睡了很久的人在她体内渐渐苏醒,终于在这一笑间,又成了那个真正的她。

 

许清舒了一口气,还好,还来得及回去,她确实想回去,而且只缺一个机会,剩下的一切,那些必须的灵感,才华,知识,在这么多年的压抑下一旦喷薄而出只会比之前离开时更充分,她有这个自信。

 

菜终于上齐了,许清终于了了一桩心事自是十分开心,跟顾洋就着近几年来研究的发展一番激烈的讨论,不知不觉也就解决了一桌子的点心茶水。回去的路上顾洋拖着行李箱送她回家,许清终于过了那阵兴奋劲儿冷静了下来。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不对啊洋哥,你还是没说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顾洋一脸无奈,“你怎么还就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呢…没办法,本来还答应人家不主动跟你提的,既然你自己问了我也不算违约啊。”无意间他们已经走到了她家楼下,顾洋挠挠头,有点尴尬地开口,“我也是听老师说的,他前几天去外地开个交流会,回来听楼下保安说有人找他找了两天了,特别执着,还在研究院楼下守着呢。他去看了才发现是个不认识的小姑娘,也就十六七岁吧?他老人家自己也纳闷呢,一问才知道是来打听你的事儿的,也不知道她一个小女孩怎么能打听到这儿的。当时慈成陪着老师去的,他们坐下来谈了没几句后他就炸了,老师也挺激动。后来那小姑娘拜托老师能再给你个机会,老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连着去教务处静坐了几天才逼着他们弄出来了这个项目。当时那小姑娘看事儿完成了也就告辞走了,把人家送到门口慈成才想起来问人家来历,但看她一脸倦容也知道她这几天守着是累坏了,也就没多问。”

 

顾洋低头看着她,眼底带着浓的化不开的笑意,许清本来还有点忐忑是谁,被他突然看的一怔,然后反应过来后心跳陡然加快。

 

“她说她叫叶柏杉,是你的学生。”

 

 

 

许清稀里糊涂的送走了顾洋,脚底几乎是打着飘的上了楼打开家门进屋。她把包往卧室里的靠椅上一扔,随后整个人以大字型砸到了床上,慢慢收拢手臂抱住了被子。

 

心跳的很快,好像是从听到那个名字起就开始一点点加速,直到了现在几乎能引起回声的程度。她知道叶柏杉是查过她当年的事的,当时还有几分隐私被窥探的不爽。但她万万没想到她打听方面的事其实是为了帮她,也没想到为了帮她她会做到这个地步。虽然当年她也曾名噪一时,但这个圈子里最不缺的就是人才,每年都有数不清的新星崛起又迅速陨落,自然不会有多少人知道她当年的师承。而她一个高中生又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查的如此详细呢?许清简直不敢想。更别提她还亲自去等着一个不认识的学术界大拿,亲口把事情拜托给他。

 

她几乎是受宠若惊的。因为过于稳妥理智,这么多年来她一贯站在一个保护者的角度,替身后的人披荆斩棘解决一切麻烦,然后转头摆出一副期待的表情,看着别人一步一步稳稳前行,同时背在身后的手悄悄藏起伤痕。但她也会累,会心里难过,但她不舍得也不愿让人看到自己的为难,又因为生性好强,费了再大努力也只是扭头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将她护在身后,是她帮她推开了那扇自己因近乡情怯而不敢推开的门,替她铺好道路,然后转过身柔声说:“别怕,去吧。”

 

她又想起那个拥抱,想到姑娘她在拥抱前小心翼翼的试探,动作是那么轻柔,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怕惊起自己更大的伤心。但那个怀抱是暖的,她的胳膊紧紧箍着她,虽然沉默着没说话,但那熨贴的温度却无声无息的表达了“没事了,都过去了”的安慰意味。

 

是那么深那么重,又那么轻那么浅的温柔。

 

怎么办,许清默默的想,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她真的好想抱抱她。

 

考试考完啦,下章有新人物出场

评论
热度(10)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