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七友

七友

 

07上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许清正抱着笔记本在准备资料。一个月后就是第一次面试的日子,时间确实有点紧迫,她还要在同时办理好离职手续,虽然私人学校管理没有公立学校那么严,文科班的教学任务也不重,但要转给别人也确实麻烦了点。可她不能等了,等到把这届学生的会考搞定那她也错过了申请机会,所以虽然很对不起那群可爱的小朋友们也没办法了。

 

她拎起电话,另一只手抬起舒展了一下筋骨,清楚的听到身上的关节卡巴一声响,她心里哀叹着老了老了,一边划开屏幕:“喂?”

 

“小清?”李可的声音透过听筒传过来,许清向后仰靠在沙发背上,声音没什么变化,“小可啊,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

 

李可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模糊不清,“下个礼拜就是婚礼了啊,你过来熟悉熟悉作为伴娘的流程呗?”

 

许清皱了皱眉,她抬手取下眼镜搁在一边,一手捏了捏鼻梁,“不好意思啊,我最近有挺重要的事儿在忙,大概是没时间去了。”

 

李可一听就有点急了,“怎么会没时间呢?之前就跟你说好了呀?而且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不来陪我的么?再说了你带文科班的物理又有什么好忙的…”话语最后转为埋怨,李可口气不太好。

 

一阵尴尬的沉默,李可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口不择言说了什么,她心里无限懊恼,知道自己无意间戳了她伤疤,毕竟不是她自己愿意放弃研究而来做个不伦不类的老师,她急忙开口想补救:“不是小清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最近在忙别的事,是真的没时间,””许清打断她的话,“这样吧,大林子不也在你伴娘团里吗,我到时候直接问她就是了。”

 

李可无奈只好答应,但在那边将要收线的时候匆匆补上一句“小清,婚礼上必须要带男伴啊!小康他妈妈是信基督的婚礼走的也是西方那一路,所以…”

 

“行了我知道了,没什么事儿我先挂了,”她稍微犹豫了下还是补上一句“别紧张,婚礼一定会很美满的,你可是要做最漂亮的新娘子的呦。”

 

她挂了电话,垂着手盖在眼睛上,半晌才终于动了一下,疲惫的抹了把脸又戴上眼镜,继续准备资料。虽然在之前就已经在心底决定放手,但毕竟是喜欢了那么久的人,再加上发小这层关系,她还是会忍不住的关心李可,不忍心让她为难让她难过。

 

但也就止步于此了,她会把曾经的痴迷与妄想全部深埋于心,让这世上再无人知晓它们的存在。其实想开了也就没多大事了,说白了,这不过是一场自青春期开始的漫长单恋,除了性别与大众不同外,谁还没在年少无知时迷恋过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呢?

 

工作起来时间还是过的很快的,许清敲下最后一个句号,心情愉悦的点了保存。她站起身活动了下筋骨,溜达到厨房打开冰箱准备给自己整点儿吃的。拉开柜门后她就沉默了,中等型号的冰箱里只剩下一盒酸奶和冷冻柜里的—小盒冰淇淋,她并没有任何空腹吃冷食然后胃痉挛的打算,算算时间,周五的时候她赶着回来弄资料确实没去超市补充存货,所以现在她只能取了钱包手机,出门去买点吃的。

 

她买了各色爱吃的零食和充饥用的速食,虽然实在不愿意吃那些味同嚼蜡的速食,但她实在没时间去慢慢准备正餐了,只求忙过这阵子后去吃顿好的,好好慰籍一回五脏庙。

 

电话又一次响起来的时候她正艰难的从兜里往外掏钥匙,一只手挂着购物袋一手抓出手机一个没留神钥匙还掉了,她有点暴躁的把购物袋放到地上,蹲下来摸钥匙,一边没好气的接起电话,“喂?!”那边的人隔了好一会才悠悠的开口,“小清子啊,几年不见你就这么开始我们的第一场对话么?”

 

许清被那熟悉的懒洋洋拖着的调子吓得一哆嗦,一手赶快开了门进屋“慈成?怎么是你?”“要叫哥,”齐慈成在电话里拖着腔调,“我从大木头那要来的号码,怎么,我听说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好像是藏着点不爽。许清立刻麻利装乖巧,“那什么,罪臣知罪了。”“得了吧你就会卖乖,”他不客气地损了一句,许清在这边哈哈哈的笑。

 

他们混的太熟了,一来一回的拌着嘴,就像他们以前每次那样,几年不曾联系的生疏在开口的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一切都是熟悉的模样。

 

当年齐慈成的性格实在不是好相处的,许清刚入师门的第一个实验就是跟他搭档,当时初出茅庐的小本科生差点没被齐大少爷嫌弃死,连顾洋都看不下去了想跟她换搭档,却被犟劲上来的许清一口回绝。两人吵着吵着也硬是卡着死线完成了实验,可之后关系也没见融洽,只要一碰面不出三句话就能吵个天翻地覆。

 

关系真正改善还是一次特别尴尬的情况。现在想来那场暴雨或许是天意,让两个一直互相嫌弃的人终于有机会去认真认识对方,然后发现对方其实与自己是多么的相像。


07整章太长了,分上下放上来。下周六再更,欢迎留言^^

评论
热度(12)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