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七友

七友

By Melod

09

在还是个少女的时候,许清曾幻想过如果以后真的能和李可在一起后的生活。她想她们的日子并不会有太大变化,她仍然会像从前一样体贴照顾她,会亲昵的跟她互相挽着手走在大街上,连发丝都缠在一起。唯一不同的是她会突然想亲她,所以总会在四目交接后一会儿就轻柔的凑上去,贴住她抿的紧紧的唇缝,也不用多缠绵,仅仅是贴在一起就能让心跳一点点平稳下来,是那么的让人安心。

 

可现在她一点也不愿去想那个曾经让她喜悦,又无形间给予了她更大的悲哀的人了,她终于可以在想拥抱时有了一个可以不用理由就能汲取温暖的人陪伴,也会想一直一直跟她腻在一起,半分半秒都不想分开。

 

这真的是很神奇的事,虽然之前她和叶柏杉关系就很好,甚至好的超过了一般老师和学生的界限,但并没有想时时刻刻都能见到她,只是不深不浅的维持着纯洁伟大的友谊关系。可当她真的勇敢的捅破了窗户纸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她想抬眼就能看到少女略显深邃的眉目,想用指尖一寸寸度量她的面部轮廓。多好啊,这么好的一个人,居然真的就是我的了。

 

头天晚上许清被某个病人以可怜巴巴的表情无声的威胁了,留了宿。又碍于某人家里没有客房单人沙发又实在太小,跟叶柏杉挤了一张床,关了灯后她迷迷糊糊间感到旁边的人在刻意压抑着呼吸,于是伸手隔着被子拍了拍她后背,“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实在是太高兴了睡不着啊。”叶柏杉解释,语气都有点在发飘,“老师要不你掐我一下我老感觉在做梦呢怎么办…”话音戛然而止,许清轻快的在她脸上啾了一下后,又若无其事的翻了个身,“我求求你赶快睡吧祖宗,我熬了三天了真没精神给你唱摇篮曲了…”叶柏杉赶紧禁了音,过了一会忍不住在被子下伸手试探性的搭上了她的腰,小心翼翼的看她没动静就自己贴了上去,胸膛抵住她的后背,感受到了那份真实存在的温度后终于长舒一口气,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许清简单给她弄了早饭,然后意志坚定的跑回了自己家里去补昨晚耽搁了的进度。但她还百忙中还记得隔壁楼有个如今自理能力为负的人在等着她投喂,所以算着时间弄好饭后她就拎着饭盒找叶柏杉吃饭去了。

 

许清敲了敲门,一条腿着力站好了等着叶柏杉来开门,等了有一会儿。正在她准备再敲门时门终于开了,许清站直了准备往里面走,“可算是来了这一小节路不至于都走不动吧…”说着说着她抬头,笑容却瞬间僵在了嘴角。

 

眼前的高瘦男人一头不太明显的小卷毛,发色偏浅,肤色在男生中算白的,一身休闲装看不出牌子,但看那气质也知道算是个养尊处优的人一定不低。而且脸是长得真的好,五官位子正,而且线条特深邃,组合在一起甚至有种侵略的美感…

 

等等,这形容有点耳熟啊。

 

“你好,稍等一下啊,”男人弯了下嘴角,给她一个特别好看的笑容,他伸头向里面喊了一嗓子,“小杉子,有人找。”

 

许清一脸迷茫,好不容易等叶柏杉来了就看到新上任的恋人茫然的表情,没好气的用胳膊肘捣了一下男人示意他让路,一边介绍,“这是我哥,叶柏松。”

 

“这是许清,我女朋友。”

 

许清不可置信的抬头,这就出柜了?也来得太突然了吧。而且她什么时候就有个哥哥了根本没听她说过啊?旁边叶柏松咳了一声,仍然笑的很从容。“嗨许清,谢谢你肯接受我家倒霉妹妹。”语气自然,好像完全没在意自己妹妹恋人的性别与大众是否不同。

 

许清觉得面对这庞大的信息量,她需要先冷静一下。


过渡章,以及下周请个假,准备考试。争取抽空能写一点是一点。

午安。


评论
热度(7)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