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七友

七友

By Melod

09下

 

后来叶柏松解释说是父母工作太忙脱不开手,刚结了本学期课题的的他连准备出去浪的行李都收拾好了,就被爹娘联手丢上了回国的飞机,来看看“你妹妹一个人在国内折腾的怎么样了。”他头天晚上才到的,也就没折腾过来,找了家机场的酒店住了一宿,早上刚跟妹妹通了电话就发现某人状况不对,火急火燎的过来了才发现了一只生病的病号。

 

“你也是够可以的,多大人了还能把自己折腾成这幅德行,智商撑死了三岁吧?要我说你可赶快过来吧,别哪天在家里晕过去了都没人知道。”他削着苹果,醉毒的不得了。

 

男人套了件修身款式的黑色衬衫,腰背一块的肌肉线条勾勒的格外漂亮,他把衬衫袖口挽到了手肘处,手腕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带,或许是因为舟车劳顿没太顾得上仪表,微微冒了点胡茬,看着有点憔悴,身上也只有隔了夜的一点点古龙水的香味,总的来说不是特别讲究。

 

但或许是他个人气质的问题,他只是靠在厨房操作台边的一个简单动作就轻轻松松能拽走大片目光。说这话时他神情里满是漫不经心的闲散,似乎随口说的不是决定妹妹去留的话题,而是轻松愉悦的讨论他手里正在削皮的苹果要不要切成可爱的兔子形状。

 

许清本来正陪着叶柏川坐在沙发上,拿了件她之前搭在椅背上的薄开衫要她穿上,闻言她挑了挑半边眉毛,眼神威胁着叶柏川乖乖穿衣服,别急吼吼要把话噎回去,然后自己慢悠悠的转过身正对着叶柏松,“我觉着吧,小川她既然已经一个人过了这么久那以后的生活里基本的自理还是能做到的。即使是兄长,也不应该这样否定妹妹的能力吧?”许清双手环抱在胸前,语气依然是温文有礼的,但说出来的话却没那么客气了,“而且我也会一直陪着她的,虽然不敢开口说什么山盟海誓,但我可以保证不会让她一个人受委屈。”她话锋突的一转,“而且,既然知道一个小姑娘在这边独自生活会很辛苦,又为什么还是让她过来了?”话音一落她发现本来安安稳稳坐在旁边的人突的打了个冷颤,对面本来即使在她出言挑衅时都能维持着笑容的男人面色也变了,虽然只有一下又恢复了常态,更显得那一瞬间面上的表情变化隔外明显。

 

那是一个很微妙的表情,混杂着愧疚,愤怒,自责…和浓的彷佛化不开的悲伤。

 

不知道那默契的两兄妹用眼神沟通了什么,许清也觉得自己唐突了,正准备道歉就听到叶柏杉开口,“当时…出了一点意外,我状态实在不好没法在那边呆了,就回了。”叶柏杉对着她挤出个笑容,“以后吧,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跟你说。”许清不得不点了点头答应。这时叶柏松终于折腾完了他那个苹果,端了个果盘在她们面前放下,满满一盘可爱的小兔子,“吃水果吧。”自己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了,开口转移了话题。

 

后来许清告辞回去继续处理自己的工作,叶柏松关好门,返身回到了客厅,以一个与其外表极度不符的豪放姿势把自己扔到了沙发上,一口长气舒到一半就被自家妹妹踹了下去。“你刚刚什么情况,埋汰我也不至于话讲那么毒吧,还说什么回去回去,我们刚在一起你几个意思?”叶柏松又爬了回去,“这么暴力,快让哥哥我歇歇昨晚那硬板床真要了我亲命哎…”

 

“也没别的想法,作为哥哥给你把把关嘛,看看这姑娘是真对你有意思还是随便玩玩的。”男人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抽了一根叼在嘴里给自己点上,同时另一只手摁住了自家妹妹抢烟盒的爪子,“病号注意点,嗓子还想不想要了,嗯?”他冲着天花板吐了口烟,语调轻松,“我倒想看看,能被你看上的是什么样的人。”

 

“还真挺厉害的,刚故意说你坏话的时候她回头瞪了我一眼,妈呀那眼神凶的我都差点一个激灵,不错,这妹子对我胃口。”

 

叶柏川收回手,无奈的摸了一板药在手里。

 

“我喜欢的,关你毛事。”

 

“要够厉害才能罩得住你啊,你个一天到晚不长心的。”

 

“…麻烦把杯子递给我谢谢,病号要吃药了。”

 

叶柏松不知所谓的笑笑,起身拿了她面前的水杯去厨房,端了杯温水回来递给她,顺势整个人蹲了下去跟她一个高度,另一手揉了揉她头顶那一块格外软的头发,声音哑得很低,目光也低垂着,直直的看进她眼里,“当年的事情是哥不好,没能护住你,对不起。”

 

叶柏川定定的看了他一会突然笑了,“没事啊哥,都过去那么久了不是吗?”她把杯子放在一边的茶几上,伸出手搂住了面前骤然低落,满是愧疚的男人,就像以前他们还住在一起时,她安慰第一次失恋的他那样。“我不怪你的,真的。”

 

“而且啊,现在我不是又有喜欢的人了吗?她真的是个特别好的人,我相信她会像她说的那样,一直对我好的。

 

叶柏松把她带进自己怀里,重重的搂了下,转身去了厨房弄午餐,“哼,算她有眼光。”

 

 

可是啊,他还是无法原谅自己。如果当年不争什么风光跳了级,踏踏实实的多陪她一年该多好啊,他相信那样就不会在她身上发生那么可怕的事,他们也不用隔着整个太平洋一别多年,他的小妹妹也不会对自己说得上是从小长到大的地方产生生理性厌恶,一个人飞过万水千山独自长大。

 

别认为孩童都是可爱的,天真的残忍因为没有底线只会更为可怕。

 

他至今都还记得那个雨夜,他跑遍了整个学校,正急得快疯时终于看到了那个跪坐在瓢泼大雨里的身影,小小的姑娘刚开始抽条的身躯显得特别瘦,满身都是泥水,皮肤上是一道道扭曲的水笔印子,身上到处是细小的伤痕,额头上的伤口还在渗着血。他冲到她面前,她好像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谁,愣愣的叫了他一声“James”.

 

“James,James……”

 

他心疼的快哭出来了,只能搂着她一遍遍说,“I’m here. I’m here…brother’s here. Don’t be afraid.”

 

“Please Shelly, look at me please … Don’tbe afraid. I’m here.”

 

“哥…”她终于压抑不住哭了出来,一开始还只是哽咽,最后是压抑不住的嚎啕大哭,“哥…………”

 

他唯一能做的只是抱住她,尽力用自己还没完全撑开的臂膀为她遮住倾盆而下的暴雨。

 

那一天叶柏松弄丢了他天真可爱的妹妹,从此再也没能找回最初那个单纯的小姑娘。

 

那一天叶柏川埋葬了心里的无知天真,终于在久久的恢复后,才活成了如今这个耀眼的她。

 


评论(1)
热度(3)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