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七友

七友

By Melod

温竹生觉得她见到上帝了。

 

周一到学校的时候,离老远她就看到叶柏杉一脸桃花朵朵开的在班上到处游荡着跟可爱小姑娘们勾勾搭搭的,她正准备上前提醒一下这心里有人的主不要太荡漾给小许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就看到许清同志一张一贯带笑的脸路过他们班,经过叶柏杉趴着的窗口时不轻不重的咳了一声,她就眼睁睁的看着刚才还一身风流倜傥的叶某人麻溜的跟了上去,借着长款衬衫的遮挡悄悄摸摸的伸手勾住了许清的小拇指。

 

淡定低头瞥了一眼的许清:“………”

 

惊恐脸的温竹生:“……”

 

………卧槽?这俩人不是吧?!

 

温竹生风中凌乱的走到了自己座位上,用一种特诡异的目光迎接卡着早读课预备铃回班的叶柏杉飘回自己座位上。她纠结了一下还是没忍住,借着低头摸英语书的动作凑到叶柏杉耳边低声问,“你这嚣张的小样儿,难道是成了?”

 

叶柏杉也侧过头,用马尾挡住脸,同样用耳语的音量回她,“是啊,快恭喜我。”声音压得再低也藏不住那股高兴劲儿,嘴角翘的快飞起来。

 

“啪”的一声书本掉地的声音在众人都昏昏欲睡的教室里格外刺耳。温竹生有点尴尬的抬头示意好奇围观的同学们该干嘛干嘛去,刚准备继续拷问一抬头看到他们班主任安静地戳在窗口,眼神慈祥的看着她,她一个激灵唰的一下就坐直了,举起书开始背。过了一会她侧侧脸,发现老班走了后也不敢太造次,伸手比了个下课别跑的凶狠手势给某荡漾的货。

 

先不管这边厢叶柏川是如何以一个新晋现充的造型闪瞎了温同学的眼,另一边许清结束了上午的课,在集体备课室里坐着等要交接工作的同事,右手支着下巴,左手手指间一根原子笔转的飞起,眉头微微蹙着,双眼直直的盯着面前的文件,看似在认真准备相关资料。

 

其实她神都不知道飞到哪个星系去了。

 

啊,好吧,让我们来整理一下最近发生了什么…嗯,别着急。

 

喜欢一个人。

 

嗯,虽然大概知道这是怎么一件事,从一个人的生活到两个人的日子,有这样一个人终于出现,以温暖与爱一点点填补了往日缺席的岁月。

 

空旷的田野,寂静的森林,有人跑过经年来空寂的空间,脚步轻快,她还没来得及回过头就被人一把抱在怀里,而整个世界的荒芜也在同一瞬间分崩离析,嫩绿的芽破开冻土,一瞬间长成参天大树。

 

万物重生。

 

 

“许老师?”同事进门,许清微微笑着抬头,嘴角眼梢挂着未褪去的笑意。“哎,辛苦你特意跑一趟。”来人也笑,“不会不会,按理说许老师你这是继续进修了,值得庆祝啊!”

手续一项一项办下来,签好最后一个字的瞬间许清心里一空,知道这是彻底抛下了曾经懦弱的自己,彻底放弃了那份无望的喜欢。

 

曾经的自己又怎么会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另一个人呢?

“那么,一路顺风。”

 

“承你吉言。”

 

 

“许老师!”下课铃刚响,某叶姓少女堵在门口办公室门口,“老师我有几道题不会的能问问么?”

 

许清:“……”

 

这人在搞什么鬼。但还是收拾东西跟她出了门,“在路上说吧,不早了已经你早点回家。”

 

后来果然没有任何问题要问,她们去了夜市,一路走一路吃小吃,说着笑着聊些不痛不痒的话题。最后她们站在广场上的音乐喷泉前,一人举着支冰淇淋慢慢啃。

 

这是初夏的一个平凡的夜晚,老人带着孩子在广场玩耍,卖唱的小伙抱着吉他唱起一首欢快的民谣。叶柏杉心里一动,微微侧过头看着身边的人。那人眸子里闪着些明明暗暗的光点,像是在闪着光,她的发梢裹上了一层毛茸茸的光边,嘴角噙着一点点笑意,点亮了整张美好的脸。明媚如画的姑娘感受到她的目光,偏过头歪着脑袋看她,同时咬掉了冰淇凌蛋筒的最后一口,然后伸手自然而然的牵住了她的手。

 

叶柏杉沉默的咬了咬下唇,她突然用力拉紧她的手,跑进了刚刚停下的喷泉。在许清和周围人的惊呼中她们跑到了喷泉中心,叶柏杉停下脚步,回身笑着用空着的那只手捧住她的脸,虽然快跑了这么一截有点喘,但眼睛亮亮的,笑的特别开心连眉毛都弯起来。

 

“叶柏杉你疯…”一首歌演奏到了副歌部分,喷泉和着节拍喷出水柱,叶柏杉低下头,在水珠折射出的五彩世界里吻住了她的姑娘。

 

只是情到浓处,想亲亲你。

 

回家的时候许清坚持把小叶同学送到了门口,虽然他们小区的安保是出了名的好,但许清仍然不放心。

“好啦我到家了,老师你也快回去吧不早了都。”叶柏杉拿钥匙开了门,回身催着许清回家。许清应了一声,脚下仍然没挪窝,她也不说话,直直的盯着叶柏杉的眼睛,嘴角不慌不忙的带了点意味深长的笑意。叶柏杉被她这样盯着,不知不觉就红了脸。

 

“就这样让我走了啊,不表示一下么?”许清故作失望的叹了口气,摊着手笑着扫了快面红耳赤的叶柏杉一眼。她笑眯眯地伸手点了点自己的侧脸,叶柏杉纠结半晌,近乎局促的凑过来啾了一下,道了晚安就躲进门里了。许清满意的转身,小朋友还是嫩了点啊。

 

她心情愉悦的回了家,洗了个澡后顶着包了毛巾的湿头发坐回书桌前,伸手拖了大部头的专业书,打开电脑桌面上的项目文档开始研究。前两天她终于与老爷子取得了联系,虽然被一声不吭的训了整整十分钟,但也总算是把老人家哄好了,临挂断时老人家让她先回来跟跟自己手下一个基础项目,算是熟悉一下业务。齐慈成隔天把资料发给她,附着参考书目和资料。

 

许清沉默地对着那足有三面的书目清单,算是理解了齐慈成最后那一句显得画风极其违和的“加油”是什么意思。

 

她忘了几年的“休息”多少影响了她的工作能力,再加上专业性的文章虽然她一直有在阅读,也算是紧跟业界发展潮流,但毕竟真正上手和隔岸观火是有区别的,她用了整整两天时间去适应曾经的工作强度,好悬没给累趴下。

 

再加上现在要补上晚上出去约会耽搁的工作进度…许清痛并快乐着一头扎进了资料中。

 

健康的作息,某人叮嘱的早睡早起什么的…对一只重新出炉的物理狗来说,一切都是浮云啊浮云。

 

或许唯一能让许清安慰一点的,就是在她隔壁楼低一层的灯也一直亮到了后半夜。

 

毕竟对于一只出国狗,尤其是对自己要求甚高的出国狗来说,一晚上落下的进度,也实在是…不少的。

 

可即便是忙成这样,叶柏杉仍然选择在放学后拉上她去约会。毕竟喜欢一个人就会想时时刻刻跟她腻在一起,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的往一起凑,也不用刻意营造浪漫气氛,只要有那个人在身边就是最浪漫的事。

 

那个词怎么说来着,罗曼蒂克,老一辈的翻译家们骨子里都染着诗意,他们选择这四个字来代表世间爱人间的氛围,而这四个字本身就美的像一首诗。

 

罗曼蒂克呀。

 

……所以哪怕回来补进度到后半夜,也是值得的。

 

凌晨时分许清终于关了电脑,算是补上了头天的工作。临睡前她摸过手机记录缺的书名准备白天起来了去买,却正好在此时新进了条微信。

 

“睡了吗?”那个头像是只蠢萌阿拉斯加的小姑娘问她。

 

“没呢,准备了。你怎么还不睡?”

 

“做了套仿真题,改完就睡啦^_^你快去睡快去睡。熬夜是皮肤杀手哦。”

 

“你也是好吧。对了明天有时间么?我想去书店补几本书。”

 

“有啊!我也有书要买!”

 

“那就明天见?快睡了啊。”

 

“嗯嗯,晚安(≧∇≦)”

 

许清对着那个不知怎么显得特别可爱的颜文字乐了一会,终于回了一句。

 

“晚安。:-)”

 

她摁下关机键,无意识地盯着日历的图标,上面显示着明天有待办事项,她一时犯懒没打开,自个儿躺在床上琢磨。

 

什么事来着,按理说最近事儿挺多的一件赶一件也没必要记日历,那是啥呢…

 

平地惊雷起。

 

李可的婚礼!后天就是啊!

 

…可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男伴在哪个角落呢。

 

哦这可不太妙。

 

不定时愉悦的诈尸了

评论
热度(3)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