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骑士之花

骑士之花

By Melod

架空西欧背景,贵族家的小女儿和青梅竹马的骑士,大纲文,以后扩。

好久不见。

01 


十岁那年雅诺被家族里旁系同辈下了诅咒,陷入沉睡。 

瑟琳惊恐的看着她的小姐姐像断了线的风筝般倒下去,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败了下去。 

不,不要…别离开我。 

她好不容易抓住的阳光一寸寸暗了下去,瑟琳几乎是绝望的想是不是自己天生不配有任何人可以亲近,所以要给她这么重的惩罚。


 02 


“不,夫人,这是我的责任我会负责寻找到解咒方法。即使这需要我肉体破灭,灵魂受地狱业火灼烧,我也不会放弃的。”

 “母亲,请一定要好好照顾她,然后等着我回来。” 


03 


十年后亚瑟正在花园里修剪花枝,远远望见庄园大门口似是起了争执,他拎过重剑过去看看情况,隔着还有一段距离就看到一个陌生女子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一身墨黑的盔甲与深红色的骑士装,分明是最高等级的十三骑士之一。 

他想起三年前新一轮骑士交接仪式上开始流传的流言,这一届圆桌骑士几百年以来第一次有一位值得尊敬的女性。 人们盛传她的一切,她有漆黑的头发与冰蓝色的眼珠,鲜有笑模样总是很严肃,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又有人说她有着姣好的面容,五官漂亮身段卓绝,无数个贵族家的子弟向她献上爱语却都惨遭拒绝。 

现在看来这个人他们居然早就认识,而这真正知道她是个怎么样的人却是从十年前那个倔强离去的背影开始。

 “她在山上的古堡里,你的母亲在那里照顾她。” 

“谢谢您,先生。” 


04 


年轻的骑士重新挎上马呼啸而去,亚瑟站在原地重新修建起那一束刚开的玫瑰。 

他想起她别在领口的徽章正是曾经属于自己的那枚,似乎雷欧纳这个家族注定要与这个代号扯上关系。他清楚地记得当年他接住不慎摔下马的克莉丝汀,慌乱间他一低头就看见怀里的姑娘飞上红霞的脸,以及一对似在发光的翡翠色双眸。 

他有种预感自己的女儿终究会爱上那双冰蓝色的眸子,因为那里面的光芒与当年翠色双眼里闪耀着的碎光一模一样。

 那种志在必得的骄傲。 

05 

瑟琳知道那座山。 

那是雷欧纳家最安全的财富,天然的地理位置让它几乎成了无法攻克的堡垒,想要上去必将历经千辛万苦。 

可那又如何呢?她期待这一天已经期待整整十年,她为此流过血流过泪,甚至怀疑过自己的生命是否就要日复一日的湮没在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上。

 但幸好她做到了。 

06 

她带着满身的疲惫与伤口,风尘仆仆地抵达了山顶的古堡。她拥过惊讶的说不出话的母亲,大步走向她的姑娘。 

姑娘白金色的长发铺了满床,而遗传自母亲与父亲完美结合的脸庞好看的近乎虚幻。

瑟琳觉得她甚至是陌生的,毕竟十年,整整十年足够让一个人面目全非,更何况一个当年根本还没长开的小姑娘? 

最终她还是鼓足勇气,伸出手催动咒语,有淡淡的光亮萦绕在她常年缺乏血色的苍白指尖,光芒流转后沁入雅诺的眉心。 

习惯于出身入死的年轻骑士紧张到窒息,终于在她的注视下,姑娘长长的眼睫微微颤了颤。 

然后满心忐忑的她猝不及防的撞入了一双仍漫溢着十年前温柔的翠色眼眸。


 07 


瑟琳在那稚嫩如孩童的目光里卸下满身疲惫,似乎只是一眨眼功夫就是十年前目光干净柔软的自己。 

她全部的光与热就这样坐在那里笑着看她,那一瞬间她听见草长莺飞的声音,她的世界里经久不化的冻土被那个笑容无声的撬开了一个角。

接着短短的一瞬间里冰层破裂,芳草重生,和煦的春风吹过,掠过高大的梧桐新抽出的嫩芽。 

雅诺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面前突然就泪流满面的人,黑发姑娘一身骑装,能在这个年纪当上骑士的人想来一定有着足够坚韧的性格与强大的自我。可她哭的是那么伤心,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抱抱她。 

于是雅诺有些迟疑的伸手覆在她布满细小伤口的手背上,温柔的开口:“虽然可能有些唐突…但是你还好吗,你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手心里的温度偏高,是熨贴的暖,雅诺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渐渐体会到她一下一下有力的心跳。

 “没有,我只是太开心了。”瑟琳深吸了口气平复心情,眼角还挂着泪,带着点灿烂的笑意抬起头,

“我曾经跟一个人走散了很久很久,终于又找到她了。” 


09 


雅诺也笑了起来,“那真的是太好了。对了,请问您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女孩?她的头发跟你一样是好看的黑色,冰蓝色的眼睛好看的像是会说话。” 

“如果有的话请告诉我她在哪里好吗?她是个有点胆小的小姑娘,之前我大概是昏迷了吧?应该是吓着她了。 ” 

瑟琳定定地注视着她的双眼,那双冰蓝色的眸子里满是多的快溢出来的温柔缱绻。她沉默半晌才轻轻开口,“确实她被吓坏了…但不用担心她现在过的还算可以,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法再跟自己亲爱的朋友一起在苹果树下看书,没法听她演奏的好听的乐曲。” 

雅诺先是舒慰的叹了口气,接着又有些着急,“那请您带我去找她好吗?对不起虽然很麻烦您,但我真的太想她了…” 

年轻的骑士轻笑着摇头,她想起了自己还穿着少女式裙子的那些光阴,甜蜜的不像是真实存在过。而现在唯一点亮她少女时代的人就在的面前,她牵过那纤细柔软的指尖,低下头轻轻印下一个吻,

 “不用费心寻找了,她就在这里。” 

“好久不见,我也很想念你。” 

评论
热度(3)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