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摸鱼

阳平回想起那天牵了他的手,他只是把手搁在自己手心里,没有回握也没有别的什么,有种不为人知的青涩。
阳平是真的意外了。他交往过不少男男女女,牵手接吻拥抱于他而言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可男孩的反应超乎他的预料。
阳平以为,他长着那么一张脸,怎么说也是应该一直有人爱着的。他以为他们应该是有着平等的经验。
时至今日他才知道,原来男孩眼底一片冰寒不是拒人千里,而是一直没真正感受过温暖。
他缺的是爱。

评论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