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床边是个巨大的飘窗,他点了根烟夹在手里,却只是盯着那袅袅青烟忘了往嘴里送。
客厅里的电视正播着新闻联播的片尾曲,这间公寓的隔音效果说不上是好是坏,反正他坐在屋里,能听到楼上邻居家里锅铲翻炒人来人往嬉笑怒骂的声音,却又听不分明。
就像是整场热闹的人间烟火都将他隔离在外。
窗外暴雨倾城,暮春时节多雨水,傍晚就开始淅淅沥沥飘落的雨丝自夜幕降临后终于汇聚成滂沱大雨,重重叩在玻璃上,听的人心惊。
他被烧完的烟燎了手,烫的一个哆嗦才终于从神游的状态里回神,后知后觉的想起要将烟往嘴边凑才发现只剩了滤嘴。他碾熄了烟,转身进里屋换了身衣服又出门,一眨眼就只剩满屋寂静迎接这个家的另一个主人。
这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这间屋子里。


“从来哭着闹着要走的人都不会真正离开,而那个真正会离开的人,即使不是风和日丽的午后,他也会披上一身大衣,消失在倾盆而下的大雨里。”
“再也没有回来。”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你的心不在我这了,那我就走了。”

评论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