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

嗨,好久不见。

VS秀前三天的晚上陈程和景宫闹翻了。
其实也无非就是那些事,陈程是自家条件好没人敢逼她去酒会,景宫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纵使如今也是天后地位也少不了饭局,偏偏陈程最看不惯的就是圈内这种习气,想出面帮景宫推拒也被拒绝,一气之下干脆大半夜飙车回了自家老宅。
气的也不过是她生怕被别人看出来的恋情,毕竟同性之间的感情本就少有人祝福,她又是公众人物,免不得要小心。
可陈程一点都不在乎,她为了景宫连家里柜都出了,两厢一对比难免有落差。
VS秀那天陈程是最后一场的压轴,刚从上一场撤下来连滚带爬的换完衣服,身边一圈小助理又手忙脚乱的帮她理翅膀。讲道理,她这翅膀真的有点逆天的大了,但好看也是真好看,巨大的洁白羽翼柔顺的垂在脸侧,侧脸看过去恍若天使降临人间。
一切就绪秀也进入了开场的倒计时,一声落地后外面陡然掀起巨大欢呼声盖过了主持人对驻场歌手的介绍,陈程刚准备问身边的人,却瞬间愣在了一声近乎标志性的高音里。
那是景宫三年前的成名曲,开篇便是炸裂般的高音一路飙到C3,接着便是激昂的摇滚。
这首歌也是景宫的标志,因为音高太过逆天圈内至今无人敢挑战翻唱。
从现场转播的屏幕里能看到那人今天一反常态的穿了长裙,身后裙摆拖曳开巨大的扇面,上身一直到腰臀却都是紧身的设计,灼灼的红裙竟艳过开场的模特。
女歌手驻唱内衣秀跟模特们一比气场都显得有点弱,但景宫的身高得天独厚,此时她身处群芳中也不弱势,甚至有余暇逗弄路过身边的模特,像久历繁花丛的公子哥儿般的气度。
那是景宫。
陈程走上天桥,步履铿锵,衣袍猎猎,面容似冰封,按理说天使应该笑容清纯平易近人,可她一张脸一冰,倒像是那以好战出了名的大天使长加百列。不过这么几年VS秀走下来,她也就靠着这么一张冰山脸从一届萌新到如今也拼上了自己的专属翅膀,观众也习惯了一众甜美可人的天使里有这么个画风清奇的存在。
她一个人威风凛凛的往前走,台下有些小粉丝又在为她一贯的霸气外露兴奋的嗷嗷叫,一切似乎与平时的每一场秀没有任何区别。
但神他妈知道为什么会掉鞋!
鞋子不是她的,也就有那么一点不跟脚,掉了的一瞬间她有一瞬迟疑,但下一秒又踮着脚尖继续向前走,也幸好她穿了长裙,观众在台下应该发现不了。
VS秀的衣服大多暴露,毕竟内衣秀的本质在那摆着,天使们也都穿着清凉踩着高跟,花枝招展的在天桥上行走。可陈程这套衣服是个例外,上身半截的设计,收腰从脊柱开始绕过腰线最后以一颗水滴形的彩宝收在肚脐正上方,连着的长裙又是大裙摆的设计,一走起来步步带风,也成功的在长裙的遮掩下藏住了掉鞋的事实。
她在天桥的最前端站定,亮相,此时乐音渐弱,按理说幕布应该开始落下。
但是没有,她一边冰着脸,心里却开始忍不住骂娘。可这时背后传来脚步声,她没忍住回头,却看到景宫单膝跪地,一只手握着她那只鞋。
她今天画了浓妆,眼角被黑色的眼线勾勒过,愈发显得上挑;嘴唇按着一贯的习惯涂了大红色。此时她从低处看过来,目光专注,让人心甘情愿受她支使。
陈程鬼使神差的伸出脚,任她给自己套上鞋子,身后猩红色的幕布终于缓缓落下。
第二天这一幕一举刷上热门第一。

“歌后你这是什么意思,大庭广众的不怕有人炒八卦把我们曝光吗?”

景宫靠在车上的真皮座椅里,身上裹了件外套,显得有点乱糟糟的,没有舞台上的艳光逼人,但她私下里这样随性的样子是陈程熟悉的,陈程不知不觉间也就没了火气,只是脸上还绷着,不肯先投降。

也或许是在等人来哄。

景宫胳膊支在车窗上,嘴角挂着笑没说话,头却偏过来看住她。她看人时一直是这样,目光专注,被盯地久了就让人心跳加速,像是被那眼神撩着了心弦。时间长了还是陈程先撑不住败下阵来,懊恼的把头转向另一边的车窗,手忙脚乱的平复着自己不受控制的心跳。

这下景宫是真的笑了,声音闷闷的压在嗓子里,她伸手覆上陈程在深夜里温度偏低的手,另一手发动了车。

“回家?”

“…嗯。”

尾灯一闪,黑色的轿车缓缓开上深夜里宽阔的大路。路的尽头有一线细细的曦光,那是一个即将升起的崭新的太阳。

天快亮了。

之前看秀被驻场歌手撩出来的灵感,算是拉个设定,大家族玩票性质当模特的大小姐和平民出身天赋异禀的摇滚歌后,以后有后续情节了会填。

五月愉快,晚安。

—By Melod

评论
热度(2)

© May_ | Powered by LOFTER